首页 >>风水财运经>>当前

做得正爽的时候,老公指着那羞人的地方问...

劲爆的音乐声震得人耳膜生疼,耿静柔手中端着酒杯,朝对面的男人微微举杯,“张总,我先干为敬!”

对面一脸肥肉的男人,一双小眼睛色眯眯地盯着耿静柔的胸前,“耿小姐,真是好酒量。”

耿静柔朝男人微微笑笑,她已经记不清自己今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只是这该死的狐狸还不签合约,她不敢停下来。

颜霆昊说过,她必须把合同拿回去,否则……

对面男人的目光落在耿静柔的身上从胸前慢慢地往下挪,手也不规矩的朝耿静柔的裙底伸去……

耿静柔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一点,脸上依旧笑意盈盈,“张总,您看咱们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要不咱们来谈谈合作的事儿?”

“不急!”肥胖的短手搁上了耿静柔修长的大腿上,“耿小姐,来咱们再喝一杯。”

耿静柔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接过男人手里的酒杯,看着里面猩红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迅速拿过摆在茶几上的合同,故意嗲了声音道:“张总,人家都喝多了,您就别为难人家了,把字签了吧!”

张锋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一手接过耿静柔手中的合同,一手在耿静柔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好,小美人儿,别着急,我这就签。”

看见张锋刷刷地在合同上落下大名,耿静柔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在张锋提起笔尖的那一瞬间,她迅速的拿过合同塞进包里,起身,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朝张锋伸出了手,“张总,祝我们合作愉快。”

“愉快,愉快……”张锋说着,肥短的手伸向了耿静柔的柔软的腰肢,耿静柔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张总,我今天还要回去向颜总交差,就不陪您了,改天再请您吃饭。”

说完,便提着包包,转身就要走。

却不料一股大力直接将她拖回了沙发上,身体本来就因为醉酒有些摇晃,这下更是直接倒在了柔软的沙发里。

与此同时,一个发福的身体也压在了她的身上,男人浓重的口气喷吐在她的脸上,“怎么?耿小姐这就要走了吗?咱们还没有好好愉快呢!”

张锋一脸的欲望,眼中的对耿静柔身体的渴望更是丝毫不加掩饰,耿静柔握紧了拳头,却感觉一股热气正在逐渐升遍全身,几乎要吞噬她的理智。

该死的,药效开始发挥作用了,张锋递给她的最后一杯酒是加了药的,她本以为她来得及离开,却没想到……

“张总,还请您自重,您这样,若是被人知道了,损害的可不仅仅是我的形象,还有您自己以及您公司的形象!”耿静柔的声音冰冷,她强迫她自己镇定。

“小美人儿,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只要你陪我好好愉快愉快,今后你拿来的合同,我都一律照单全收!”张锋说着,一张油腻腻的嘴已经开始在耿静柔的脸上啃着,同时手也伸进了耿静柔的衣摆……

药力的作用之下,耿静柔的一张小脸已经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红晕,嫣红的嘴唇如同待人采撷的成熟樱桃,意识在渐渐的迷失……

“撕拉”一声,耿静柔只感觉身上一阵释放般的清凉,让她不由得嘤咛出声。

下一瞬,胸口因为被揉捏传来的疼痛让她瞬间回神。

耿静柔眸子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芒,努力伸手够到了自己的包,拉开拉链,在她身上的男人就要意乱情迷之时,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喷瓶。

回手,对准身上男人的眼睛猛地摁了下去……

“啊……”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包厢,耿静柔顾不得许多,爬起来就要往外面跑。

“妈的!”一声恶狠狠的咒骂,伴随着一阵大力,耿静柔再一次被拉回了沙发上,“你个臭表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敢对老子动手!”

“啪啪啪……”随着咒骂声,一个个响亮的耳光甩在耿静柔的脸上,几乎让她晕眩,耿静柔狠狠地握紧拳头,指甲扎进肉里传来的疼痛,让她保持清醒,“张总,你这样做,要是让颜总知道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啪!”又是狠狠地一巴掌,“臭表子,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他颜霆昊会因为你跟老子作对?”

说着,又是撕拉一声,耿静柔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撕得衣不蔽体,张锋大概也觉得差不多了,直接将他身上的西装衬衣扯下扔到了一边,又去解皮带……

耿静柔的心里涌起一阵绝望,此时酒力和药力的作用下,她根本就没有了力气,更何况,她还被张锋压在身下,根本就动弹不得。

“嘭!”

就在耿静柔以为她今天一定完了的时候,包厢的门却突然被大力撞开!

模糊的视线看见颜霆昊逆着光走进来的高大身影,耿静柔瞬间松了一口气,意识也更加模糊了下去。

精神一旦放松,药效便是彻底的发作,耿静柔意识迷离的不断嘤咛出声,听着那勾魂摄魄的声音,颜霆昊眉头紧蹙。

而张锋在颜霆昊进来的瞬间,转身跳起,“妈的,谁敢在这时候坏老子的兴致,老子弄……”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看见一身冷如冰霜的颜霆昊,腿却不由自主地软了,“颜……颜总,您怎么亲自来了……”

颜霆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脱下西装往沙发上一扔,刚好盖在了耿静柔的身上,“张总,这合同,我让我公司公关来签,是给你面子,但张总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颜某不客气了!”

“颜总,我错了……”下一瞬间,一身肥肉的张锋连衣裳都没来得及穿,直接跪了下去。

他不敢惹颜霆昊,颜家的势力太大,颜霆昊十八岁接掌颜氏,更是出了名的魔鬼手段,曾经颜霆昊一夜之间让三个得罪了颜氏的公司破产!

颜霆昊看也没看他一眼,抬手示意身后的女助手将耿静柔送去医院,转身朝门外走去,就在他的身影要在张锋的视线中消失的时候,他冰冷的声音传入张锋的耳中,“张总还是赶紧回去看看,还有没有哪些能够转移的财产,否则,明天,它们可就都不属于你了!”

颜霆昊的身影彻底消失,张锋如同被放了气的娃娃一般,一摊肥肉软在了地上,良久,抬起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他要是到现在还不明白,从耿静柔出现,就是颜霆昊给他下的一个套,那他在商场这么多年就真的是白混了!

颜霆昊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一份合约,而是他的公司!

耿静柔醒来的时候,入目便是一片雪白的颜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

她试着动了动身体,只觉得全身如同被汽车碾压过一般的疼痛,不由得蹙了蹙眉,掀起被子,看见宽大的病号服完整地穿在她的身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没让你尝到男人的滋味很失望?”颜霆昊凉薄的声音传入耿静柔的耳膜。

耿静柔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嘲讽,昨晚,看见颜霆昊的那一瞬间,她是感激的,可是,现在……她知道,颜霆昊不会让她有片刻的好过。

“我倒是要谢谢颜总,将我送到别的男人的怀中又救了我。”耿静柔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只是不知道颜总利用女人来给商业伙伴下套,这事情传出去,会不会影响颜总的形象?”

耿静柔怎么会不明白,那张锋的公司跟颜氏比根本就什么都不算,颜氏要跟他签合同,那他绝对上赶着的倒贴,哪里用得着公关去拿合同。

颜霆昊摆明了就是想要抓住张锋的把柄,然后顺理成章的收了人家的公司。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张总的公司现在已经姓颜了吧!”耿静柔看着天花板,继续说道:“我替颜总达到了目的,颜总是不是多少也应该给我一点休息的时间。”

颜霆昊自然明白耿静柔这话里的意思,是让他现在滚开,不要打扰她。

颜霆昊身上的戾气瞬间散发了开来,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冷厉的弧度,“耿静柔,你没有清静的资格,梦雪现在就躺在你的隔壁病房,我倒要看看你在这里,会不会做噩梦!”

听到梦雪两个字,耿静柔全身突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漆黑的眸子中刚刚还冰冷的色彩,瞬间就变成了无尽的悔恨。

是啊,她是害得苏梦雪变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所以,她现在被颜霆昊折磨,是她活该!

看到耿静柔脸上痛苦的神色,颜霆昊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转身离开,走进了隔壁的病房。

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是两间病房却完全不同,耿静柔所在的病房是一片单调而无趣的白色,而这间病房却到处摆满了各种各样可爱的娃娃和火红的玫瑰。

玫瑰还很新鲜,明显是有人每天都在更换的。

而在病房中间的病床上,安安静静地躺在一个娇俏的美人,雪白的肌肤,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眼睫毛在眼睑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如同美丽的蝴蝶。

颜霆昊坐在病床上,拉起病床上美人的手,搁在了自己的脸颊上,眸中的冰冷早已经消失,有的只是无尽的温柔,“梦雪,你快点醒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耿静柔有些艰难的起身,她身上因为药力的作用,现在依旧酸软,挪着步子走到隔壁病房外,透过门框上的玻璃看见里面如梦似幻一般的装扮以及颜霆昊忧伤的背影。

她握住门把手的手停住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已经三年了,苏梦雪还是没有醒来。

是她害得苏梦雪如同一个精致的娃娃般只能躺在床上,她有什么资格去看她?她又要以什么面目去见她?她没资格也没脸面进入这间病房。

垂头丧气挪回自己的病床,当年的那一幕却如同梦魇一般在脑海中无尽的回放!

她知道,颜霆昊又一次得逞了,在这里,她即便不睡觉也永远身处噩梦!

痛苦和自责在耿静柔的心里无限的放大,想到苏梦雪在隔壁,她就没办法平静。

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扎在手上的针,耿静柔咬了咬牙,直接拔下了针头,撑起身体,朝医院外走去。

她不能再待在这里,否则,她会疯掉的!

走出医院,耿静柔却是一片茫然,她猛然发现,她竟然无处可去,颜霆昊的别墅,回到那里,那就是她永远的噩梦。

耿家?如今连父亲都能狠心将她卖给颜霆昊了,要是回去,那两个女人还指不定会怎么羞辱她。

耿静柔苦涩的笑了笑,丧家之犬,说的大概就是她这样了的吧!

“柔儿,你怎么了?”一辆黑色的低调豪车,在她面前停下。

听到关切的声音,和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耿静柔有一瞬间的恍惚,难道是她昨晚上的酒还没有醒,产生幻觉了?

宗文泽伸手扶住耿静柔,看着耿静柔脸上还十分明显的巴掌印,不由得眉头紧皱,“柔儿,你的脸上是谁弄的。”

耿静柔定定的看了宗文泽五秒之后,终于确定眼前的男人不是她的幻觉。

一股委屈的感觉瞬间从心头升起,干涩的眼角闪烁出了点点晶莹,但只是一瞬间,她便将自己的手臂从宗文泽的手中抽了出来道:“我没事,宗先生,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宗文泽在耿静柔转身的瞬间一把将她拉回了怀中,“柔儿,我这一次是为了你回来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以后不论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耿静柔的头被宗文泽压在怀中,嗅着宗文泽身上熟悉的味道,她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住,顺着眼角不断地流淌。

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会如此的脆弱。

她想要伸手回抱住这个能给她温暖的男人,但是,在双手抬起来的那一刻,她的视线却越过宗文泽的肩膀,看到医院门口那个一脸冷笑的颜霆昊,心猛地一痛,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宗文泽。

他现在回来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变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和颜霆昊结婚了,她和他之间再也不可能!

宗文泽猝不及防之下被用尽全力的耿静柔推得往后踉跄了一步,看着耿静柔离开的背影,他赶忙两步追了上去,“柔儿,我知道当初我不辞而别,伤了你的心,但我是真的爱你,我这一次回来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的,你原谅我一次好吗?”

耿静柔停下脚步,转身,医院门口颜霆昊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但是,她看着宗文泽手中正散发这耀眼光芒的钻戒,心里却涌起满满的苦涩,她没有期待过这颗钻戒,可是……

“文泽,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耿静柔握紧拳头,不让宗文泽看出她的颤抖,仰头看着宗文泽的眸子。

那双眼睛还是那么的漂亮,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琉璃一般勾人的心魂,让人恨不能沉溺其中。

宗文泽点了点头,伸手想要牵住耿静柔的手,却被耿静柔后退半步躲开了。

宗文泽的眸子中一抹受伤的神色快速地闪过,脸上又重新恢复了儒雅的笑容,如五年前一般走到车前,绅士地替耿静柔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耿静柔坐在车里,看着周围熟悉的景物往后退,当车子最后停在熟悉的店面外的时候,她的身体却有些僵硬。

她只是想随便找个咖啡厅跟宗文泽谈谈,从来未曾想过,宗文泽竟然带她回到了这里。带着古韵味道的装修,门头上的“红色石头”四个大字已经不如以往那么鲜艳了。

熟门熟路的走上二楼,坐在靠窗边的位置,宗文泽已经替她点了她以前喜欢的盆栽奶茶。

她却叫住了服务员,“奶茶不要了,麻烦给我一杯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谢谢!”

“好的。”服务员转身离去。

宗文泽脸上的笑容一瞬间的僵硬之后,又恢复了正常,“柔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是最讨厌黑咖啡的,就连我们跟霆昊一起出来的时候,你闻到黑咖啡的苦味儿都会难受。”

这家咖啡厅在他们的母校旁边,以前他们每次来这里,都是四个人,她、宗文泽还有颜霆昊和苏梦雪,那时候,耿静柔曾经天真的以为,他们四个会那样和睦幸福的过一辈子。从来未曾想到,有一天再到这里,会只有她和宗文泽两个人,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耿静柔淡然地笑笑,“人总是会变的,更何况,跟一个人在一起久了,难免会习惯一些他的习惯。”

宗文泽的身体明显的僵了僵,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耿静柔,“柔儿,你……”

耿静柔低着头搅拌着服务员刚端上来的黑咖啡,氤氲的雾气中,缓缓地开口,“我和颜霆昊结婚了,虽然并没有对外公布。”

宗文泽蹙眉看着耿静柔,“柔儿,你就算不愿意原谅我,也没必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新鲜的咖啡,散发着朦胧的水雾,黑咖啡苦涩的味道在空气中飘荡,耿静柔抬头,嘴角勾起一丝淡淡地笑意,“文泽,对不起,我一直都喜欢颜霆昊,你是知道的,梦雪昏迷了,正好,家里要求我跟他结婚,我终于如愿以偿了,你不应该恭喜我吗?”

宗文泽放在桌面上的手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幻,突然,一把抓住了耿静柔放在桌面上的手,“柔儿,别闹了好吗?如果你一时之间没办法重新接受我,我们可以慢慢来……”

耿静柔奋力将自己的手从宗文泽的手中抽出来,“你一定要我给你看结婚证才肯相信吗?”

宗文泽的唇角翕动了一下,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清澈的眸子变得幽深如海,“为什么?”

“我喜欢他,你知道的。”耿静柔尽力让自己嘴角的笑容看起来足够幸福,“对不起,忘了我吧!”

说着,耿静柔抓起自己放在座椅上的包,起身就要离开。

没想到,宗文泽却也跟着她站了起来,“柔儿,如果他是你想要的幸福,我会祝福你,我送你回去吧!”

耿静柔脸上伪装的笑意僵了一下,顿了片刻,应道:“好!”

重新坐在宗文泽的车上,耿静柔的思绪有些不可抑制的走神。

她跟宗文泽在一起两年,最初是因为看到颜霆昊跟苏梦雪在一起了赌气,到后来便成为了一种习惯,可她自己清楚的知道,哪怕习惯了,她心里的人仍旧是颜霆昊。

所以,两年之前,宗文泽因为准备接手家族生意,出国学习的时候,她其实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再跟他说分手,她不用伤害他。

可她没想到,两年之后,宗文泽回来,居然还会来找她,更没有想到,他们的重逢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在耿静柔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车停在的耿家的别墅外。

耿静柔回过神来,就看见颜霆昊正朝这边走来,她不由得蹙了蹙眉,颜霆昊想干什么?想起他平日里对自己的那些羞辱,耿静柔一阵心虚,他千万不要在宗文泽的面前给她难堪,否则,她真的不知道她是否能够冷静对待……

耿静柔才刚下车,颜霆昊便一把搂过了她的肩膀,看着宗文泽道:“文泽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说一声,咱们两年没见,怎么说,也该聚一聚。”

颜霆昊的语气很平静,可耿静柔却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她知道,他生气了,现在没有表现出来,完全是他还不想跟宗文泽撕破脸,可回去之后,他会怎么折磨她……

“刚回来,等忙完这段时间,一定请大家聚聚,颜少到时候可要赏光!”宗文泽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儒雅的笑意。

两个男人的眼神在空中对撞在一起,耿静柔几乎可以看到其中噼里啪啦的闪电。

颜霆昊一直不喜欢宗文泽,当初,她跟宗文泽交往,颜霆昊就十分反对的,只是当初他还把她当妹妹一样宠着,拗不过她,只能一边容许她跟宗文泽交往,一边防贼一样的防着宗文泽对她做出什么逾越的举动。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她同时被两个宠着,却仍然嫉妒着苏梦雪,还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颜霆昊和宗文泽的寒暄已经结束了。

转身往回走的瞬间,颜霆昊抓着她的手臂的力道又重了几分,热气喷吐在她的耳边,说出的话语却是冰冷,“怎么,老情人才刚刚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去幽会了?”

耿静柔咬了咬唇,看着近在咫尺的耿家大门,没有说话。

“哟,静柔,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爸跟霆昊还有我和静依可都已经等你半天了!”耿静柔的一只脚还没有跨进家门,就听见王慧蓓用极其夸张的声音说道,“刚才那不是你大学时候的男朋友吗?你跟他还有联系啊?阿姨跟你说,你这样可不好,这女人呐,既然结了婚就该收收心,再成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出去,可是会让夫家丢脸的。”

“而且,你嫁给了霆昊,颜家可不是普通人家,更加注重这些……”

耿静柔脸上的温度逐渐变冷,停下脚步看着王慧蓓,冷冷地道:“我没记错的话,姐姐的父亲还没入狱的时候,阿姨就经常来我家玩儿了,所以,阿姨现在跟我说这些,是不是代表阿姨你后悔当初背着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勾三搭四了?”

“耿静柔!”王慧蓓本来就尖利的声音,突然又提高了八个度,“你就算是不认我这个妈,我也是你的长辈,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还有没有一点教养了!”

就在王慧蓓的这声尖利的斥责之后,耿静柔已经看见了她的亲生父亲耿建业从别墅的客厅里面走出来的身影。

她唇角的笑意,不自觉地变得更冷!

“我有娘生没爹养,自然没什么教养,跟阿姨这样前夫还在监狱里,婚也没离就能带着女儿住进别人家的女人没得比!”耿静柔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以前是她太懦弱了,才会让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觉得她好欺负。

可这两年她再颜霆昊的打击中成长,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逆来顺受的耿静柔了!

“你个贱……”王慧蓓习惯性的直接扬起手就要往耿静柔的脸上招呼。

但是,手落到半空却被一只大手用力地钳住,钻心的疼痛传来,王慧蓓尖叫一声,刚要开骂,却转身看见了颜霆昊那张能够冻死人的脸!

王慧蓓刚刚还嚣张的气焰,立刻就蔫了下去,虽然已经疼得龇牙咧嘴,却还是强扯出效益,“霆昊啊,阿姨这不是怕静柔这丫头不守妇道,在外面乱来,给您脸上蒙羞吗?”

颜霆昊身上的寒气更甚,“我的女人还轮不到别人来管教!”

耿静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颜霆昊,她没有想过他还会帮她,她以为,他会跟他们一起羞辱她!

原本站在客厅门口已经没有了动静的耿建业看到这一幕,连忙走了下来,一脸谄媚地笑着对颜霆昊道:“霆昊,你别生气,待会儿我好好说说你阿姨。”

说完,耿建业又转向了王慧蓓,“你一天到晚的,给我消停点儿!”

王慧蓓张口就想要反驳,却被耿建业拿眼一瞪,不敢再说半个字。

颜霆昊也懒得再看她,拉着耿静柔直接往客厅里面走,耿建业狠狠地瞪了王慧蓓一眼,勒令她闭嘴之后,也赶忙跟了上去。

坐在客厅中的皮质沙发上,耿静柔看着在颜霆昊面前小心翼翼地耿建业,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涩。

两年之前,她之所以会嫁给颜霆昊,就是因为耿家的公司因为投资几个项目失败,她的好父亲,耿建业把她卖给了颜霆昊以换得颜霆昊对耿家经济上的支持。

如今,她两年不曾回过这个家,这里的装修倒是越来越富丽堂皇,只是也越来越没有了当初的内涵,只剩下浮华的外表。

“耿总,这次找我和静柔回来,有什么事情,你明说。”颜霆昊翘起双脚搁在了茶几上,脚尖正好对着耿建业。

耿静柔不由得握了握拳,就算是耿建业亲手将她推进了火坑,可看到颜霆昊如此羞辱她的父亲,她的心依旧会觉得屈辱!

颜霆昊似乎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气息,斜睨了他一眼,看着她青白的脸色,颜霆昊的脸上勾起了一抹凉薄的笑。

耿建业脸上的尴尬也一闪而过,不过还是随即就恢复了谄媚的笑脸,“霆昊,是这样的,你也知道这两年我们公司一直都没有接到什么大的项目,虽然没有亏损,却也没有多少盈利,您看……能不能……”

“呵!”耿建业话还没说完,颜霆昊嘴角便勾起了一丝冷笑,嘲讽地道:“耿总,你是觉得你的女儿会生金蛋?买你的一个女儿我已经让你的公司起死回生再加三千万的现金,怎么,你是觉得我颜霆昊跟你的女儿结了婚,就需要把你当老丈人供着?”

“不敢不敢……”耿建业连连摆手,脸色是说不出的尴尬,而耿静柔的脸色已经是一片死灰,她不可能在外人的面前跟颜霆昊争锋相对,因为,那只会让她受到更多的屈辱。

可是,这是她的父亲啊,颜霆昊为什么就不能给她,给她的家人留一点颜面?

只是,她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再说什么,颜霆昊说得对,就算她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她也不过是他买来的玩物,她,有什么资格?

颜霆昊说完已经站起身,同时将耿静柔也从沙发上拖了起来,就往外走!

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却蹿到了他们的面前,“颜少,我知道我妹妹不值那么多,若是我也愿意将自己卖给你,你是否愿意再帮我爸爸一次?”

耿静柔看着眼前身材高挑热辣,一张明媚的脸上尽显妩媚的耿静依,很明显,耿静依今天是专门打扮过的。

颜霆昊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的嘲讽,耿静柔看着耿静依只觉得可怜,颜霆昊有多么恨她,多么恨他们耿家,他们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非得自己撞上去给颜霆昊羞辱。

颜霆昊审视的目光在耿静依身上上下打量了一圈儿,“这长相身段儿倒是还看得过去……”

颜霆昊一句话出口,耿静依原本故作高贵矜持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点儿喜色,甚至还冲着耿静柔骄傲地扬了扬下巴。

耿静柔将脸转向一边,假装没有看到。她知道,接下来迎接耿静依的一定是万劫不复。

“耿小姐,我颜霆昊这里不是烂货收容所,你若是真想卖,完全可以去不夜城,我想以你的条件,必然能有不少土豪愿意给你砸钱!”

颜霆昊的一句话,不仅成功地让耿静依脸上的得意消失殆尽,还让她的一张脸黑成了锅底。

耿静依原本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颜霆昊居然把她跟那些出去卖的小姐比!

颜霆昊拉着耿静柔直接往耿家大门外走去,耿静依的拳头握了握,突然转过身,冲已经要出门的颜霆昊吼道:“颜霆昊,你站住!”

耿建业完全没有想到耿静依这时候还会来这么一嗓子,赶紧上前把耿静依往屋子里面拉。

但是耿静依却根本就不买账,挣脱了耿建业就大步朝颜霆昊的方向走,耿建业的脸瞬间被吓成了死灰的颜色。

颜霆昊看着怒气冲冲的耿静依,眉梢微挑,“请问耿小姐是还有什么指教吗?”

“颜霆昊……”

“耿静依!”耿静依三个字出口的同时,耿建业的怒喝声也同时传来,“你要是再不回来,跑出去丢人现眼,就给我滚出耿家!”

“爸……”耿静依不可置信地转身,看着耿建业喊道。

颜霆昊自然没有心思看这种大戏,直接带着耿静柔上了车。

上车之后,耿静柔便闭上了眼睛假寐,她今天真的好累,没有任何的力气再跟颜霆昊发生冲突。

幸好,颜霆昊也没有再找她的茬儿。

只是,在他们离开之后,耿家别墅内,却并不平静。

“耿建业,你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颜家那可是全国首富,要是让咱们静依嫁进去哪里才值三千万,啊?这么好的婚事,你就便宜了那个小贱蹄子!”王慧蓓插着腰冲坐在沙发上不断吸烟的耿建业吼着。

“是啊,爸,静柔从小就木讷,你看她现在就算是嫁给了颜霆昊给留不住颜霆昊的心,帮不了咱们家什么忙,要是我嫁进去我肯定会说服霆昊扶持咱们家的。”耿静依也坐在耿建业的身旁抱着耿建业的胳膊劝道。

“要不爸,您找个机会跟静柔说说,让她跟霆昊离婚,这样我就能嫁给霆昊了。”耿静依满脸的憧憬。

“唉。”耿建业却是叹息一声,拍了拍耿静依抱着他胳膊的手道:“静依,不是我不想办法让你嫁给颜霆昊,而是,颜霆昊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是你的良配。你放心,只要有爸爸在,有耿家在,一定会给你寻一个好婆家的!”

“哼,说得比唱得都好听,颜霆昊不是良配,那你告诉老娘谁才是静依的良配,在A市,在全国,你还能找出谁比颜霆昊更有权更有势更有钱,长得更好的男人来吗?你能吗?”王慧蓓再一次指着耿建业的鼻子骂道。

耿建业掐灭手中的烟头,皱了皱眉,“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懂什么!滚去打你的麻将!”

说完,耿建业直接起身往楼上的书房走去。

王慧蓓气得拿手指着他的背影,最后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倒是耿静依站起来,拉着王慧蓓将手收回来后说道:“妈,您也别生气,静柔怎么说也是爸爸的亲女儿,爸爸多为她想一点也是应该的。”

“哼,我看他就是还忘不掉那个贱人!”王慧蓓怒气冲冲的说完之后,转向了耿静依,“不过,静依啊,像颜霆昊这样的好男人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可千万得抓住了,不能白白便宜了耿静柔那个小溅人。”

“妈,我明白。”耿静柔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你今天就做得很好,就是要先这样先吸引男人的注意,下次再次的时候,你就别再搭理他,男人嘛,最吃欲拒还迎这一套了,尤其是对这种明明想要倒贴他的女人,突然不关注他了,他一定会抓心挠肝的难受,到时候,他还不来主动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王慧蓓说着就是满脸得意的笑。

“妈……”耿静依红着一张脸,娇羞地道:“霆昊怎么能跟其他普通男人一样。”

“是是是,不一样,我宝贝女儿看上的男人自然是不一样的……”王慧蓓看着耿静依的背影笑得一脸的灿烂。

耿静柔跟着颜霆昊回到颜家别墅。

别墅内灯火辉煌,却是一片冷清,耿静柔默默地下车朝别墅内走去。

虽说她是颜霆昊法律上的妻子,但是她却并不是别墅的女主人,甚至她的地位比别墅内一些有资历的佣人都不如。

“静柔,你今天又跑哪儿去了?”她刚踏进客厅的大门,张姐就凑到她的身边,虽然低声但是十分不满地道:“别墅里面的厕所都还没刷,要是在少爷上厕所之前,你还没刷干净,你知道后果!”

说完,张姐扬长而去。

耿静柔的嘴角溢出一丝苦涩,在颜霆昊的别墅,她的工作是负责刷马桶,不光是颜霆昊会用的马桶,还包括佣人专用的马桶。

拖着沉重的步伐,耿静柔走进每一个房间的卫生间,直到把每一个马桶擦得都能够照出人影,这才直了直腰,走进主卧旁边的客房的浴室中将自己清洗干净。

哪怕是洗澡,她都不敢太久,因为颜霆昊规定了时间,如果超过,他指不定会怎样折磨她。

穿好衣裳,耿静柔慢慢地走向了主卧,站在主卧的门外,深吸了一口气,却迟迟没有勇气进去。

足足三分钟之后,耿静柔终于鼓足了勇气打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满满都是苏梦雪那张温柔的笑脸。

有些是独照,有些是颜霆昊和她的独照,但无论是哪一张,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最温柔幸福的笑意,那种甜蜜的笑意,哪怕是耿静柔这个站在一旁的旁观者,都觉得沉溺其中。

“嗯……啊……”

一声勾人的娇喘,让耿静柔的身体更加僵硬,今天回来得这么晚,她以为颜霆昊不会,可没想到他还是找了女人来!

颜霆昊的卧室其实也是套房,卧室的外面有一间小客厅,里面才是卧室,卧室的门如往常一样,并没有关。

透过卧室门打开的缝隙,耿静柔能够一眼看见里面的大床上翻滚的白花花的人影。

最开始的时候,见到这一幕她会哭会吵,可被颜霆昊羞辱了无数次之后,她也学乖了,学会了面无表情地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他们完事儿,学会了对这些女人对她的羞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耿静柔今天真的是累了,等颜霆昊完事的功夫,她干脆将头埋在膝盖上假寐。

颜霆昊完事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耿静柔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里,整个人就那么小小的一团,瘦削的肩膀让人看着心疼。

颜霆昊走近,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要伸手摸摸耿静柔的小脑袋。

可他的手才刚刚抬起,耿静柔就已经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没有睡醒的倦意,看着颜霆昊站在她的身边,“今天这么快!”

她的话说完,颜霆昊的脸上便闪过一抹愠怒,身上强大的冷气散发出来。

耿静柔没工夫去理会,直接走进了卧室,卧室里仍旧满满的都是苏梦雪的照片和特制的她的海报。

哪怕这些她已经看了两年,可心里还是会止不住的疼。

她知道,这正如颜霆昊的意,他说过,他就要她夜夜看着苏梦雪的照片入眠,让她夜夜噩梦。

颜霆昊看着耿静柔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冷漠的讽刺笑意,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被刺激到了难过了。

却忘了,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没有心的,又怎么会难过?

本文未完,请 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章节,后续情节更加精彩诱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