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祝福音乐相册>>当前

会让男人瞬间翻脸的一件事,女人千万别做!

会让男人瞬间翻脸的一件事,女人千万别做!

2017-10-12 祝福音乐相册 祝福音乐相册

会让男人瞬间翻脸的一件事,女人千万别做!


第1章


这不是苏凡第一次见到霍漱清,这个月,她已经和这位年轻的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见了两次。

前两次,她被黄局长点名去陪领导吃饭,上班快一年了,像这种事情,局长一般会让全局第一美人姜姗姗去,可这两次,是她苏凡。既然是领导的命令,她也不敢拒绝,便跟着去了,而这仅有的两次,她都见到了霍漱清。

此时,走在去往霍漱清家的路上,寒风吹得她只打哆嗦。和他见面的记忆便在她的脑子里回放着。

她记得他说话很风趣,而且很有涵养,不像饭桌上其他的人。每次,她都是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正好是服务员上菜的那个地方。距离太远,再加上他是局长的主客,苏凡也不敢盯着他看。

今晚,局长打电话让她去霍漱清家里帮忙,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局长就挂了电话,只叮嘱她要听领导的吩咐。

也许,是霍秘书长家里招待什么客人需要人手吧!她记得有一次霍漱清还夸她照顾饭局比服务员还好。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站在他家的门口,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抬手敲门。

门开了,她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发现开门的人已经折回了屋里,她便赶紧走进了他的家。

他的背影,好像是走进了客厅。苏凡刚一进屋就看见玄关地上乱摆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她便将鞋摆好,随便找了双拖鞋穿好,小心地走进客厅。

咦,怎么他家里好像没有聚会的样子?安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苏凡满心疑惑站在玄关和客厅相接处的那个绿植旁边,发现他坐在沙发上。

“霍秘书长,黄局长让我过来给您帮忙,不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您吩咐。”她慢慢走到沙发边,礼貌地说。

说话间,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深深的困惑,小心地向周围看,直到此时,她还是以为局长派她是来霍漱清家里做家务的。

霍漱清看着她,眼睛微眯着,心中诧异,怎么这个苏凡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难道她不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她回了个礼节性的笑容,两只手交叉在背后,不安地握在一起。

半小时前,他刚从外面吃完饭回来,就接到云城市环保局黄局长的电话,说他们局的小苏很仰慕霍秘书长的风采,想来他家当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至于言外之意,霍漱清已经很清楚了。当时他喝多了,听到黄局长说到苏凡的名字,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双看向他有点软软的不安却还是强装镇定的大眼睛,脑子好像脱线了一样竟然答应了黄局长。他向来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从来都没有绯闻,即便是出去应酬,也从不沾女人,可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竟会做出这样荒唐的决定。也许是实在太寂寞了吧!

他知道这个黄局长为什么突然和他走动,不过是因为听到他要升任云城市市长了。黄局长的一个战友,和他一直有来往,正是那个人从中牵线认识的。云城市是省会所在地,他的份量可想而知。而黄局长派苏凡来的目的,也再清楚不过了。

“麻烦你给我倒杯水!”他看出了她的局促,便说。

见他的视线扫过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白色瓷杯,苏凡赶紧将自己的背包放在沙发边的地上,端起杯子,很快就看见了电视柜边上摆着的饮水机。

“您喝水!温的。”她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恭敬地站在他的身侧。

距离近了,她便闻见了他身上的酒气。

“你坐!”他说着,便喝了几口水。

待苏凡坐在他身旁约五十公分的位置,他放下杯子,也不看她。

苏凡静静坐着,一言不发。

“你大晚上的,到我家里来帮什么忙,黄局长没跟你交代吗?”他突然放下杯子,问道。

苏凡愣住了,忙说:“他让我听您的安排”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他若有似无的笑声,越发的不解了。

“你多大了?”他问。

“二十四!”

“有男朋友?”

“还没有!”

她很诚实,他老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和她握了下手,她的脸就有点泛红了。他一眼就看穿了她,她是个很单纯的人。

或许,他不该和她这样的女孩子进行下面的玩笑,可是

“霍秘书长”当他的手覆上她的脸颊时,她突然惊叫了一声。

他却淡淡笑了,上半身慢慢欺近她。

到底怎么回事?他,他,他怎么了?

“霍,霍秘书长,您,您”她盯着他,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烫。

他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那么定定地盯着她。

今晚的酒局很重要,尽管他控制了,可还是有点喝多了。他的酒量是好的,可今晚怎么搞的?现在感觉有点晕乎乎的。

见他一动不动的,苏凡突然问了句“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霍漱清一下子愣住了,可是,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这种惊讶,多年在官场的浸淫,让他已经完全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

自从四年前跟着省委书记覃春明来到H省工作,他就一直是一个人在这异乡生活,哪怕真的是哪里不舒服,也没人会过问。可是今晚,这个小丫头

霍漱清注视着她局促又担忧的那双大眼睛,越来越想捉弄她了。

他轻轻摇摇头,可苏凡觉得他就有点不对劲,不禁担心起来。

“您哪里不舒服?我送您去医院吧!”她忙说。

他轻轻握着她那颤抖的手,含笑问道:“你们黄局长让你来帮什么忙,你应该知道的吧?”

她的身体,突然哆嗦了一下,那只被他握着的手,似乎总有什么隐隐的力量传过来一样。

“他,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她看向两人的手,忙使劲将自己的手往回抽,却发现被他握的更紧。

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她的脸颊变得越来越红,全身冒出细密的小汗珠,条件反射之下,她微微张开了嘴巴。

当那张小嘴在他眼中微微张开的时候,霍漱清的大脑猛地轰了一下,一股热血似乎窜了进去。

距离太近,彼此呼吸出来的热气毫无遗漏地扑在对方的脸上,空气变得越发的暧昧起来。

就这么一次,霍漱清,一次没关系,你可以补偿她的。

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开始出现了幻觉,看见她在引诱他。那对红润饱满的嘴唇,如成熟的樱桃一般,正在等待着他去采摘,他突然好想尝一尝她的味道。

就在苏凡的惊愕之中,她的后脑勺突然多了一只手,而眼前的人,五官正在她的眼中逐渐放大。

他,他怎么了?难道要倒下去了?

就在他的鼻尖快要碰到她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向她靠近的动作。

该死,霍漱清,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她那么一副无辜的样子,你要是现在强要了她,跟禽兽有什么区别?男欢女爱,虽是肉欲的发泄,可是也得两厢情愿才行啊!

他的动作,被脑子里的这个声音给制止了。就在他慢慢松开手的时候,似乎又听见了另一个声音。

霍漱清,这个年头,早就没有单纯的女孩子了,她大晚上的来到你家里,就真的不知道要和你做什么吗?你现在就算和她做了,也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他忽然问。

是啊,只要她提出要求了,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变成了一场交易,他就不用背负心理负担了。

“我?我,没什么想要的。”她不明白他怎么问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她想要的很多,可那些,不该是她跟他这样一个有权势的男人要的。而且,她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

那双大眼睛在他的眼前一闪,霍漱清蓦地松开了手。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他松开她,转过身端起水杯子又喝了一口水,道。

苏凡不懂他怎么这样奇怪,难道真的是病的很重?可是,他又让她走

他是领导,他让她走,她就走吧!免得惹他生气。

“小丫头,以后,多长个心眼!”他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苏凡猛地停住脚步。

在她回头的那刻,他竟然从沙发那里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她:“你走吧,我还要反锁门!”

她立刻转身走向大门。

然而,就在她回身拉门的时候,看见他踉跄了一下,扶着墙的手虚晃了滑下去。

苏凡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又返回来进了他的家门,霍漱清更加想不通,可是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已经没有多少脑细胞可以思考这个问题了,更加没有能力来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

这到底是怎么了?

苏凡来不及多想,用尽力气扶起他。

她几乎是半背着他找到了他的卧室,把他扔在床上的,他个子那么高,力气又大,跌到床上的时候,把她也拽了下去,直接将气喘吁吁的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糟了,他这样躺着不是回事啊!苏凡抬起手背擦去脸上的汗水,赶紧坐起来,给他盖上被子。

也不知道他家的体温计在哪里,苏凡看着他的睡脸,轻咬了下唇角,鼓起勇气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试试他到底有没有发烧。

可是,她的手一下子像是被烫到一样地收了缩了回来,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发烧成这样还喝酒?

没办法,也不知道他家的药在哪里,只好去洗手间泡了冰毛巾来给他擦脸和手脚来降温。

霍漱清的酒性是好的,醉了只是睡着,可酒性再怎么样好,胃里不舒服总是要吐的。

这一夜,对于苏凡来说是一场折磨,她从未做过这些事,不管是给他喂水,还是帮他降温,还是擦洗他吐过的污秽之物,她都数不清这一夜自己跑了多少趟洗手间。

直到半夜,他才算是真的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一切,如同梦境一样的虚幻,他即便是睁大眼睛,也无法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朦胧中,他只看见一个人在给他擦额头,端着杯子喂他喝水。

是孙蔓吗?


第2章


苏凡坐在他的床边,静静地望着台灯下这张脸,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关掉灯走出了他的家。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是猛然惊醒的,他每天都是六点起床,十几年了雷打不动,今天睁开眼的时候看表,发现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冲了个澡,擦身上的水的时候,他不经意瞥过头看见浴室那面穿衣镜上的沼沼水汽,伸手一摸,水珠便凝结在一起流了下去。而他的记忆,也在水珠流过镜面的时候猛地闪了出来。

昨晚,那个苏凡来了他家,他还

霍漱清的手,按在了玻璃镜面上。

昨晚,他应该没做什么吧?一点印象都没了。如果他和她之间真的发生了那种事,她现在应该还在他的床上,而不是不见了。

该死,霍漱清,你昨晚真是犯下大错了!

擦干身体返回卧室坐在床边,再次回想昨晚的经历,在确定自己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之后,他才安心地开始换衣服。

可是,当他路过客厅时,竟看见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

难道那个苏凡昨晚还给他洗衣服了?这个女孩子还真是

他突然想不起词了,愣愣地看了一眼阳台,然后穿上厚风衣匆匆走出家门。

第二天,苏凡和平时一样早早来到了办公室。昨晚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她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子里全都是刚刚的事。盯着黑漆漆的房顶躺了半小时,她还是从被窝里爬出来,反正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睡觉,她就干脆起床洗衣服了。

自从上班以来,苏凡每天都是最早来到办公室的一个人,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给办公室里的花浇完水,其他的同事也才霍续到来。

办公室里偶尔有几句聊天的声音,苏凡也不在意,她只是盯着那些枯燥的数据进行处理。这对于学文科出身的苏凡来说是非常头疼的一件事,可是没办法,考试是一码事,考进来到了单位,被分配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还好,经过这近一年的磨砺,她也算是熟练掌握了自己的工作技能。

今天,她盯着电脑上的数字,脑子里总是会想起霍漱清,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病好了没有。她虽然想问,可是又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去问,也就只能这么想一想而已。

然而,十点多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竟是黄局长打过来的!

糟了,不会是霍秘书长跟黄局长说她昨晚去了之后什么都没干吧?他家里明明没有任何需要她帮忙的地方要是黄局长怪起她来,她就实话实说。不过,霍秘书长那么大的官,应该不会和她这么一个小人物计较才对!

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可苏凡的脑袋里胡思乱想着,根本没有接听手机。

“小苏,小苏?”对面办公桌的李姐见苏凡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推她。

“是?”苏凡突然盯着她,李姐指了指苏凡的手机就走出了办公室。

于是,苏凡赶紧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黄局长的声音“小苏,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看来还是昨晚的事情啊!苏凡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去黄局长办公室。

因为在心底里总是觉得霍漱清不会在黄局长面前告她的状,苏凡也没有特别不安的地方,来到黄局长办公室门前抬手敲门。

黄局长见她来了,一改往日那副让人敬而远之的神态,笑眯眯地从椅子上起来,道:“小苏来了啊,快坐!”

苏凡礼貌地叫了声“黄局长”就坐在他手指的位置,黄局长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可是,黄局长只是看着她微笑,并不说话。

“局长,您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她问。

“小苏啊,你昨晚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做?”局长微笑着问。

苏凡点头。

“你是个聪明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以后啊,要多和霍市长沟通”黄局长道。

“霍市长?”苏凡惊问。

“霍秘书长马上要做咱们云城的市长了。”黄局长这么回答了她,可是心里泛起了一丝疑惑,难道昨晚霍漱清没和她说?对哦,霍漱清有什么必要和她说呢?她只是陪他睡一晚而已,霍漱清怎么会和她说那么多事?

苏凡猛然间明白了局长巴结霍漱清的原因了,霍漱清做了云城的市长,就是黄局长的直接领导了,怪不得

“小苏啊,你在工作和生活方面有什么问题,不要霍虑,跟我说,我会想办法给你解决的,啊?”黄局长此时完全就像是慈父一般。

苏凡也知道领导说这话只不过是官腔而已,自己又不能给他任何好处,他怎么会对她这么好?尽管心里不相信局长的话,她还是点头了。

黄局长似乎是放心了一样,整个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黄局长的电话响了,苏凡赶紧起身准备离开,局长没说话算是应允了。

黄局长走到办公桌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霍漱清的声音。

“黄局长,你好,我是霍漱清。”

“是霍秘书长啊!”黄局长忙向门口望去,发现门刚刚闭上,不禁有点懊恼,怎么没把苏凡这丫头给留下来呢?

“是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霍漱清直接说。

“您只管吩咐!”黄局长一听霍漱清这话头,不禁暗喜,看来,把苏凡送给霍漱清这一步棋是走对了!

“吩咐倒没有!”霍漱清道,“我想问一下小苏的电话,你应该有吧?”

黄局长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忙说:“有有,您等等。”于是,黄局长很快就把苏凡的手机号报给了霍漱清。

霍漱清拿笔很快就记下来那一串数字,笑着对黄局长表达了谢意,然后就挂了电话。而黄局长这头,已经是高兴的连那几根白头发都快翘起来了。

苏凡还没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

霍漱清是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打的电话,完全陌生的一串数字。

“喂,您好!”她礼貌地说。

“你好,我是霍漱清!”他的声音,和昨晚听起来有些不同。

“哦哦,霍秘书长!”正在楼梯间的苏凡赶紧走到窗户边,“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霍漱清笑了下,道:“昨晚辛苦你了,我想请你吃顿饭,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他请客?苏凡只要一想到和他面对面,就有点不知所措。和他这样的人一起吃饭,再怎么好吃的菜都吃不出味道,还不如自己煮方便面呢!

“不必了不必了,您别客气”她拒绝道。

“下午六点半,北京西路万盛大厦的马克西姆餐厅,你自己过去,我就不来接你了!”他根本不管她的拒绝,直接这样说。

他这种带着命令的口气,却透着让她陌生的温柔,也说不出再拒绝的话了。

“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要忙!晚上见!”他说完再见,就挂了电话。

此时的霍漱清,在苏凡那颗小小的心里,顿时高大了好多好多。

给领导跑腿不是稀奇事,可是,从没有人像他这样。哪怕只是一顿饭,苏凡已经有了一种被人尊重的感觉。

霍秘书长真是一个好人啊!苏凡心想。

这一整天,苏凡的心情都因为霍漱清晚上这顿饭而高涨。她平时本来就喜欢对人笑,在办公室里人缘极好,今天她更是难掩欣喜之情,让同事们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北京西路距离环保局所在的民主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北京西路是云城市的繁华地带,而民主路相对偏僻一些。下午下班的时候正好是交通的高峰期,很难打车,苏凡便提早下班离开办公室,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位高官邀请吃饭,可不能迟到。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可是路上交通堵塞,到了万盛大厦时,已经快六点半了。

苏凡赶紧上了电梯,来到位于十三楼的这家高档的西餐厅,却不知道霍漱清有没有订位子。就在她站在餐厅门口时,手机响了。


第3章


“你到了吗?”是他打来的。

“嗯,我在餐厅门口。”她忙说。

“你让服务员领你进去,16号桌,抱歉,我早上忘了跟你说位置,你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到。”他说。

“没事没事!您注意安全!”她习惯性地关心了一句,霍漱清在那头不禁扬起嘴角。

服务员领她来到那张方桌前面,苏凡便坐在一个朝门的方向,脱掉羽绒服,她坐在椅子上好奇地向周围看去。

餐厅的装修以黑红二色为主,丝毫看不出奢华的,干净利落中透露着一丝神秘的气息。

霍漱清订的是一个靠窗的位置,冬天的夜晚来临的早,此时,外面早就是一派华灯初上的景致。苏凡坐在位置上,百无聊赖地向窗外看去,丝毫没注意到他已经来了。

霍漱清缓步朝着自己订的位置走去,远远地就看见了坐在窗边朝着外面看的那个女孩子。她穿了件浅蓝色的毛衣,齐肩的头发披在肩头,看起来比以前要略微成熟一点。

“你等久了吧?”他走过去坐在她对面,把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您,您来了?”听到声音,她忙转过头看向他,却迎上他那双微笑的眼睛,她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

他没有在意她的局促,笑了笑,道:“路上太堵了,抱歉!”

她忙摇头。

“我们先点菜,他们做菜比较慢,要等一会儿。”他说着,招手示意点菜。

黑衣侍者走过来,将两份菜单分别放在他们两人的面前,苏凡打开来一看,里面的字根本不认识,不是英语,不知道是什么文字,不禁有点窘。

“你想吃什么?”他问。

她茫然地看着他,从她的眼神里,他已经知晓了她的想法,便说:“不介意的话,我来点!”

苏凡赶紧点头。

餐厅里只有轻柔的音乐声,却丝毫听不到人们说话的声音,和她平时去的店完全不同。在他点菜的时候,苏凡这才意识到这家餐厅的桌子之间距离很大,也许这也是坐在她的位置听不到别人说话的一个原因吧!

他点完了,便给她报了一下自己刚刚点的菜:鲜贝海鲜沙拉,奶油蒸鲷鱼,烤小羊排和意大利空心面套餐。“来点红酒,怎么样?”见她对自己点的菜没有意见,他又问。

“我,酒量不行。”她说。

“没关系,红酒度数低,不会喝醉的,而且,喝红酒对身体好。”他对她说完,又对侍者说,“把我上次那瓶酒拿过来。”

苏凡看着他和侍者说话的样子,猜测着他应该经常来这里吃饭。

望着这样行事爽快又不是很强硬的霍漱清,苏凡的心里,渐渐的有种被大人抱在怀里的安全感。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他有点尴尬地对她笑了下,道:“昨晚的事,谢谢你,我,肯定醉的一塌糊涂了。”

其实,她很想说出实情,却又觉得那样的话有点对他表功的意思,便摇摇头,道:“您别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们局长交代过。”

听她说到局长交代,霍漱清的心头泛出一丝说不出的感觉,他刚想要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苏凡看着他接电话,却没有去听他在说什么。而霍漱清,挂了电话之后,竟忘记了刚刚要说的话。

“你是去年上班的?”他便随意聊了起来。

“嗯,去年考上的,考了两年。”她像是回答老师问题一样的严肃,这表情倒是让他不禁笑了。

“别那么拘束,我又不是你上司。”他笑着说。

她微微低下头,盯着洁白桌布上摆放的镶嵌着金边的白色餐具,心想,你马上就是了。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安静。

而这时,他们点的菜一道道都上了,苏凡不禁讶异,不是说上菜慢吗,这还叫慢啊?

一个经理模样的人颠颠地走过来,站在霍漱清身侧弯腰笑着,道:“霍秘书长,您可是好些日子没来了。”

“我不来,你们的生意不是一样很好?”霍漱清也笑着说。

经理嘿嘿笑着,又道:“我们今天早上刚刚从法国空运了一批Beluga鱼子酱过来,给您来两份?”

霍漱清看着对面的苏凡,道:“既然是新鲜的,就来两份吧!”

经理赶忙应声退下去了。

面对着眼前桌子上的菜肴,苏凡简直被震撼了,她看看菜又看看他,心想:这一顿饭不知道要多少钱啊。

黑衣侍者抱着一瓶红酒过来,给霍漱清和苏凡的杯子里各倒了一点酒,然后闪在一米以外的地方站着。

“来,举杯吧!”霍漱清举起自己的杯子,示意她。

玻璃杯轻轻碰触的刹那,苏凡看着杯子里晃动的酒红色液体,脸颊上不自知地泛起淡淡的笑意,好像这样的颜色,只要看一眼就会让人醉了一样。

霍漱清笑了下,饮了一口酒,她却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都喝掉了。

“酒量这么好?”他笑问。

也许是酒精已经在她的大脑里开始发挥作用了,一口酒下去,她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笑嘻嘻地说:“是这种酒太好喝了。”

他望着她嘴角那两个浅浅的梨涡,脸上的肌肉不禁顿了下,却又很快敛定心神,有点自嘲地叹了口气,然后对她说:“好喝也不能喝多了!”

她微笑着点头,却忍不住又把侍者给她添的酒给喝掉了,这才注意到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忙低下头拿起刀叉开始吃饭。

霍漱清看着她这样,心情似乎越来越好了。

到了他这个位置,吃饭已经完全沦为交际的一个方式,桌上的菜肴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桌边的人和谈话。可是,今晚,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他口中那些早就退化的味蕾似乎又复活了。

毕竟是初次和领导单独吃饭,而且又是这么高级的场所,苏凡的心里对霍漱清充满了好奇,便在吃饭的过程中偷偷看着他。虽说是看他,却又不敢盯着他的脸看,只能看他的手。

他的手,好大的样子,手指好长啊!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会以为他是位钢琴家呢!

霍漱清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这双手让她有了多少的想象,也让自己的她的眼中多了一丝神秘的艺术家气息。

鱼子酱上来了,苏凡盯着自己眼前那黑乎乎却又似乎泛着金黄色光泽的圆珠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而对面,经理则和霍漱清说着什么。

“你可要好好尝尝,有什么感受,吃完了再给他们提意见!”霍漱清见她不动手,突然打断了经理的话头,对苏凡说道。

她愣愣的,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经理忙接过话头,对苏凡道:“是啊是啊,霍客是上帝,您尽管说。”

“没有没有,我”她很想说,我还没吃过这种东西,可是话没说出来,就被霍漱清给打断了。

“这种鱼子酱沙拉,是这家店的精品菜,可不是经常有的。”霍漱清道,说着,他摆摆手示意经理,经理便知趣地离开了。

苏凡看着霍漱清拿起他面前的一把贝壳匙,在他面前的那个水晶盘里舀了一下,对她说:“来吧,尝一尝,别害怕。这东西,你们女孩子吃最好,据说是对皮肤很好的。”

“这么黑的,会不会越吃越黑呢?”她不自主地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当她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悔的要钻到桌子下面去了。

霍漱清无声地笑了,道:“尝尝看味道!”

她点了一下头,学着他的样子,拿起汤匙舀了一勺子黑色的小颗粒。立刻,她的脸上就是一副美味的不得了的样子,霍漱清看着她笑了,道:“好吃就多吃点!”

苏凡好像忘记了自己对面的人的身份,应声点头,可她没注意,他只舀了一次就放下了汤匙,静静坐在那里晃动着酒杯,看着她。

美味下肚,苏凡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美食带给自己的感觉,都说人不可貌相,看来食物也不可貌相啊!

霍漱清见她快要吃完了,便起身将自己的盘子放在她面前,苏凡惊讶地望着他。

“对女孩子好的东西,当然要给女孩子多吃!放心,这东西不会让人发胖的!”他淡淡笑着,对她说。

她也不知道该这么说,只好干笑了,既然他把自己那份给了她,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一顿饭的工夫,两个人极少说话,而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最后,他付了帐,尽管她不知道这顿饭花了多少钱,可是想来一定是很贵的。

“走吧,我送你!”走向电梯间的路上,他对她说道。

苏凡也没有再拒绝,跟着他走向他的车子。

也许是因为喝了几杯酒,苏凡觉得走路没有平时那么稳当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出来,要不然就丢人死了。

然而,就在她这样暗自庆幸的时候,身子猛地一震,她惊讶地朝着身边的人看去,竟是他把她揽住了!

啊,原来是一辆车子拐过来了,要不是他,估计她就撞上去了。

他的脸色平静,却也是无言地看着她,她的脸颊不争气地又红了,而那辆车子就这么从她的脚边开了过去。

“好了,没事了。”他看了她一眼,松开那只揽着她胳膊的手,大步朝前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苏凡暗笑自己真是多心,赶紧跟上他。

当她走到车后座的时候,就直接去拉门,却听他说:“你是打算让我给你做司机?”

苏凡看向他,见他对她笑了下,也情不自禁地对他笑笑,没有再多想,就听话地跑到副驾驶位车门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发动了车子,霍漱清将车缓缓开出停车场。

夜晚的灯红酒绿,在车子的玻璃上拉下长长的影子,蜿蜒着,一道接着一道,没有终结。

苏凡望着窗外,心中突然笑了。


第4章


霍漱清偶尔看看身边坐着的女孩子,她脸上那隐隐的笑意,让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住哪里?”他问。

“单位的宿舍。”她猛地坐正身体,答道。

他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双手继续放在方向盘上。

“霍秘书长”她突然叫了他一声。

“什么?”

“今晚,谢谢您请我吃饭,真的太好吃了!”她微微侧着身体望着他,认真地说。

他看着她,笑了,道:“真的很好吃吗?”

她重重点头,道:“真的,酒也好喝。太谢谢您了!”

他一边开着车子,微笑着说:“很少有人和我吃完饭之后说饭好吃的!”

“不会吧?您请的一定是很好吃的才是!”她惊讶地说。

“应该是吧!我这个人虽然小气,也不至于请别人吃难吃的东西!”话毕,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味道怎么变得和她一样了。

“您哪里小气了?小气的人才不会请客去那么高级的地方呢!”她坐正身体,一脸认真地说道。

霍漱清忍不住笑了,接着她的话问道:“那应该去哪里?”

“呃,去路边摊吧!”她想了想说。

他哈哈笑了,道:“那你呢?你请别人吃饭去哪里?”

她的表情很认真,道:“我啊,路边摊!”话刚出口就听见他的笑声,她有点自言自语地说:“这么算起来,我是个小气的人!”

他止住笑,道:“没关系,我也很小气。”

她讶异地望着他。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的大脑好像有点短路,总是忘记眼前的人马上就是自己的领导了,说话也没有平时面对领导的那么小心翼翼。霍漱清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有点新奇又有些自在,好像很久没有这种自在感了。

在云城工作已经满了四个年头,很少有人让他感觉如此轻松。

他平时接触的,不是下级就是上级,即便是同级的人,大家说话都很客气,不远不近,即便是笑着也感觉不到温度。至于朋友嘛,也就只有自己大学时候的老师邵德平了。

苏凡笑嘻嘻地望着他,不说话。

霍漱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这个人还真是”他想说她很简单,却没说出来,就被她接话了。

“我是挺蠢的!”她笑了下,道。

“我可没说你蠢。”他看了她一眼,“呃,大智若愚?”

苏凡听他说这个词,先是惊讶了,很快就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的嘴角也漾起深深的笑意,见她笑成这样,便问:“难道别人没这么评价过你?”

她笑着摇头,道:“您这么夸我可不行,一旦上去了就下不来了。”

他笑着,不语。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苏凡赶忙从包里掏出来,是弟弟打来的。

“子杰,怎么了?”她侧过身背对着他,压低声音对电话里说。

“姐,你能不能给我拿点钱过来啊?”弟弟苏子杰在那边很大声地说,好像他那边很吵。

“什么?”苏凡不自主地提高音量。

“姐,给我拿一千块过来,敦煌路的豪爵酒吧!”苏子杰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喂,子杰,喂”苏凡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回答。

手机放在她的怀里,苏凡低着头盯着握着手机的手。

霍漱清轻轻咳嗽了一声,她忙转头看着他。

“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他问。

她不好说出口。

家里就生了她和弟弟两个,弟弟苏子杰在云城交通大学的一个独立学院上大专,明年夏天就要毕业了。弟弟的生活费是苏凡提供的,每个月一千。可是,男孩子好像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花销,除了这一千块,苏子杰隔三差五还要向姐姐多要一些。好在苏凡自己节省,还能给得起。可是,眼看着弟弟要找工作了,却还是这样子,苏凡的心里就会不自主地发愁起来。

“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到你呢!”霍漱清边开车边说。

不知怎的,她眉间升起的那种淡淡的忧愁,让他的心头不禁一疼。

“你不是说我不是个小气的人吗?不要和我客气,我想,我还是能帮到你的。”他说。

“对不起,我想去银行取点钱送到敦煌路的一个什么地方”她望着他说。

“多少钱?”他问。

“一千。”

他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进风衣的口袋,掏出钱包递给她:“里面有,你先拿上。这么晚了,银行早就关门了,自动取款机那里又不是很安全,你一个女孩子,万一碰到什么坏人”他看了她一眼,却见她不拿。

“霍秘书长,谢谢您,可是,我不能拿您的钱”苏凡忙推辞道。

他的视线停在她的脸上,注视着她的眼神有种让她不能拒绝的力量。

“不过是一千块而已,你有空再还给我。”他说。

好吧,既然说到还,那就别推辞了。苏凡心想。

“那谢谢您了,改天我取了钱出来再还您,我现在带的不够。”她忙说。

“没关系。”他淡淡笑了下,双眼平视着前方,道,“你说要去敦煌路?”

“嗯,豪爵酒吧!”她一边答道,一边打开他的钱包,也不敢乱看,一眼就盯上了里面那一叠红色的钞票,赶紧取了出来,数了十张,数了两遍才确定,把其他的钱又放回他的钱夹。

然而,就在她合上钱包的那刻,突然瞥见里面夹的一张照片,一个女人的照片。

应该是他妻子吧!她心想。

虽然很想看看他妻子长什么样子,可苏凡还是没有再打开他的钱包。

把钱包还给他道谢之时,苏凡心想,霍秘书长真是个好男人,把妻子的照片放在钱包里,真是好男人!

霍漱清丝毫不知道身边这个女孩子是如何看待他的,不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有多么高大。

车子缓缓驶进敦煌路。

这条路并不是很宽敞,路的两边全是酒吧,停了很多的车。

霍漱清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把车停下来,见苏凡取开安全带,道:“我陪你去,那种地方,你一个女孩子进去不安全。”

苏凡点点头,便和他一起朝着豪爵酒吧的方向走去。

霍漱清走在前面,他推开酒吧的门,说话声、音乐声就飘进了苏凡的耳朵。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四处张望寻找弟弟,偶尔有浑身酒气的男人从她身边经过,她就立刻被霍漱清拉到他的身边,以便躲开别人。

苏凡也没再向他道谢,他的手便一直揽着她的肩头。

好不容易看见了弟弟,苏凡赶紧走了过去。

苏子杰正和几个男男女女在一起抽烟嬉笑,看见姐姐来了,他赶紧起来了,走到姐姐身边,只说:“姐,你真好,钱带来了吗?”

苏凡紧紧抱着自己的背包,看向刚才和弟弟在一起的那帮人,对苏子杰道:“你不在宿舍学习,跑来这里干什么?”见弟弟的手指间还夹着烟,她生气地一把抓过来,扔在地上踩了。

“姐,你干什么?我朋友在,给我留点面子!”苏子杰道,又转过身对自己那帮朋友解释说,“我姐就是脾气太不好了,要是脾气好,早嫁出去了!”

那帮人都笑了。

“小子,这就是你对姐姐说话的态度吗?”霍漱清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苏子杰的耳朵,苏子杰和他的朋友们都不约而同地盯着霍漱清,这才发现苏凡不是一个人来的。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