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祝福音乐相册>>当前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人出轨 ?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人出轨 ?

2017-09-15 祝福音乐相册 祝福音乐相册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人出轨 ?

第1章 相遇


黄昏,殷城。

以市中心的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为中心的方圆1000米的地方都堵满了密密匝匝的车子,交警临时赶过来协助交通通行,却还是没能有效的缓解已经瘫痪的交通。

一阵不耐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把人的脾气也提到了最高点。

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内,坐在副驾上的梁新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恨不得下车把堵在他们前面的车全都丢开。

她心里焦急不已,不断地用余光瞥后座正中央的男人。

那男人紧闭的眼眸在下一瞬缓慢地睁开,眼底露出清冷、淡漠的流光。

梁新的冷汗流得更多了,歉然道:“程董,根据交警的描述,咱们去恰谈公事的大厦刚刚出了命案,法医和刑警队的人正在那里执勤,一时半会车子通不了。”

程至煜抬起手腕,看着腕表上的时间,淡声道:“我步行过去。”

“这、这不好……”梁新那个“吧”字还没说出口。

程至煜已经推开车门下车,朝着那栋高耸入云的大厦走去。

梁新与司机对看了一眼,均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梁新提着包,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小跑地跟着程至煜的身后。

程至煜转过两条街,远远就能看到大厦外的黄色警戒线。

警戒线内站着不少警察、刑警,还有一个法医。

当程至煜的目光触及到蹲在地上穿着一身防护服的身影时,目光停顿了片刻。

女法医?

他的脚步不自觉地顿了顿,不由得多看了那个半掩在一群大男人里显得很娇小的身影,仿佛在透过那个身影在看另一个永远不会再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人……

程至煜紧抿着唇,大步进入大厦没被封锁的后门。

**

黄色警戒线内。

江一沁蹲在地上检查死者的尸体,提取了各项的数据,一一放进真空包装里。

她旁边的助理尽责地为她将那些真空袋分门别类的放好。

江一沁把死者翻了个身,将着地的那一面露了出来。

死者的额头、口鼻因为先触地早已碎裂,很惨不忍睹。

几个就近的警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跑出警戒线外大口的吐了出来。

江一沁隐藏在防护罩后的脸没有半点异样的表情,专注地翻看死者的口鼻和瞳孔,将那些数据一一报给身后的助理。

然后,她站起来,从法医箱里拿出石灰粉沿着死者周身的轮廓洒下去,将死者身体的轮廓映在地上,转头吩咐道:“可以把人抬走了。”

几个刑警队的队员立刻将死者抬起来,放到早已准备好的担架上,然后用白布盖住。

刚才死者躺过的水泥地上留下一滩褐色的血迹和一圈白色粉末勾画成的白色人形图。

一个五六十岁看起来是队长的男人走了过来,问道:“小江,看出什么问题来了吗?”

江一沁把防护面罩摘了下来,露出冒汗的小脸儿,说道:“死者在坠楼之前就死了。”

“理由呢?”

“死者下落的姿势、血滴方向、还有血的颜色都可以证明。”

江一沁指着死者的头部的地方,“死者是以头着地,其他地方都是后着地。这种现象在动画片《名侦探柯南》里就提到过,人在死亡后,头部是最重的,他在急速下落的过程中头部会因为重力比其他部位会先触地。坠落的距离越长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就越大,症状也更明显。按照现在的状态,他很可能是从20楼以上的位置掉下来的,具体的楼层还要再计算。”

陈队长点了点头,“我已经让人上去了解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这里是商业楼,出入的人很多,只有大厅和电梯有摄像头,要排查起来难度很大,需要你们法医再提供一些必要的技术支持。”

“没问题。”江一沁说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第2章 执勤


她听清那个铃声,眉头就皱了起来,跟陈队长说道:“陈队,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电话。”

“你去吧。”

江一沁将防护面罩和手套脱下交给一旁的助理,尔后拿着手机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接听。

“喂,老妈。”

“你在干嘛,这么久才接电话?”冯雪倩的声音自电话那头响起。

“上班呢。”

“都六点多了还上班?”

江一沁姿势别扭地抖了抖手,把手表露了出来,现在都快六半点了。

她回道:“没办法,快下班的时候临时出了个案子,就跟刑警队的同事出外勤了。有什么事吗?”

“今天跟你大姨见了个面,她说有个条件不错的男人,让你过去见一下。”

江一沁就知道她老妈会说这个,推脱道:“我现在没时间,这个案子处理完也到晚上10点多了。”

“那就明天。明天你什么时候有空?”

江一沁想了想自己那个密密麻麻的工作表,抓耳挠腮道:“时间不好说,我不知道凶杀案什么时候发生,要是定好时间了,明天那个时候发生凶杀案,咱不就给人放鸽子了吗?”

“江一沁!”冯雪倩的声音徒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江一沁一脸扭曲地把手机拿开了,蹲在地上画圈圈。

直到电话那头的尖叫声,降下去了不少。

她才重新把手机放到耳边,“冯女士,我很想去见你给我物色的男人,但是工作要紧啊。”

冯雪倩不干了,朝着电话就是一顿吼,“放屁!你都嫁不出去了,还要什么工作,那种工作不要也罢!天天跟死人接触有什么好的?!”

江一沁无力地朝着对面的玻璃墙翻了个白眼,“江太太,你能不能冷静点,你这样我们就没办法交流了。”

“明天下午3点,玫瑰茶餐厅,你自己看着办。明天要在那看不到你,你就死定了!”

冯雪倩说完也不给江一沁反应的时间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

江一沁听着电话那头嘟嘟嘟的声音,心里是一阵深过一阵的无奈。

她走到那面装饰玻璃墙前,盯着玻璃墙映出来的自己看。

商业大厦的玻璃装饰一般是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最大限度的保护大厦内部人员的隐私,却能让大厦里的人清楚的看到外面,开阔视野。

这种玻璃在近几年的装饰行业中被广泛的使用。

江一沁把那个装饰玻璃当成了镜子,在那里站了片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那一身防护服和被防护面罩压变形的头发。

最后,她站定在镜子前定定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戳了戳自己的脸。

她长得并不差,相反她长得很漂亮。

工资在殷城也不算低,却因为天天跟死人打交道的工作,没有人敢娶她这样的女人。

相亲的人看到她第一眼都很惊艳,然后是热情的交谈,最后在听到她的工作时,稍微有点风度和顾及她面子的男人会礼貌地拒绝或者分开后不再联系;没有风度的直接当场拂袖走人,或者翻脸、谩骂。

她也没觉得她的职业多么的让人受不了。

可怎么就一直没遇上那个可以接受她职业的人呢。

江一沁想到这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盯着玻璃墙上的自己,用力挤出了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把手机揣在裤兜里大步地离开。

就算打死江一沁,她也不会想到她刚才接电话以及后面一系列的动作、表情都落入装饰玻璃墙后的一双眼睛里。

程至煜静静地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目光若有所思。

不远处,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恭敬地走到程至煜面前,说道:“程董,已经准备好了。”

程至煜没有转头,目光依旧停留在江一沁离开的方向,问道:“今天是哪个分局执勤?”

“啊?”男人没料到程至煜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等下就去打听。”

程至煜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越过男人朝楼上走去。


第3章 相亲


江一沁和刑警队的同事处理坠楼案的案子,一直处理到了晚上的11点才算结束,

她从局里回到家时已经快12点了。

她老爸老妈早已睡觉,只在客厅留下了一盏小灯。

江一沁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回房间,拿着换洗衣服去洗漱。

洗去一身的疲惫和消毒水的味道后,便爬床睡觉。

翌日。

江一沁被一阵简单、粗暴地敲门声吵醒。

还伴随着冯雪倩高分贝的叫声,“江一沁,快起床!都成剩女了,还好意思睡懒觉!赶紧给我滚起来!”

江一沁被吵得脑仁疼,烦躁地把枕头压在头上,以求躲避冯雪倩的魔音穿耳,但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江一沁表情崩溃地抓了抓头发,从床上坐起来,强制住心里那股爆发的冲动,才下床开门。

冯雪倩没料到江一沁会这么快就开门,整个人因为敲门敲得太全情投入而向前扑倒。

江一沁眼也没抬地伸手揽过冯雪倩的水桶腰,咬牙切齿地说道:“冯女士,您这叫人起床的办法真是数十年如一日啊,让小的好生佩服。”

“少来,老娘不吃你这套。”冯雪倩没好气地一把推开江一沁的手。

“那您继续,我去洗脸刷牙。”江一沁说完,就打着哈欠进洗手间了。

冯雪倩把江一沁的衣柜打开,把所有的裙子都扔到床上,然后叉着腰在一旁挑选。

江一沁含着牙刷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来,看到冯雪倩那架势,看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

算了,不能跟更年期的中年女人对着干,后果会很严重。

她爱怎么作就怎么作吧,反正相多少次亲,结果都是她被人家鄙视、鄙视再鄙视,她已经习惯了。

权当让老爸老妈安心好了。

被冯雪倩女士烦了一个上午之后,江一沁俐落地把自己收拾干净,穿了一件跟她年龄不符的鹅黄色长裙,在老妈和小区大爷大妈们的虎视眈眈下溜出了小区,看到一辆公交车就刷卡上去。

走到公车开出去好几个站,她才长舒了口气。

那口气还没喘匀,江一沁正想着手机就响了,她拿出电话来看。

老妈。

冯女士这是没完了,是吧?

江一沁在心里没好气地腹诽,然后接通电话,“江太太,您还有什么吩咐?赶紧说!”

“人家问你做什么工作你别说法医,肯定会把人吓跑。你就说你是医生,知道吗?”

“骗人不合适吧。”

“法医不也是医生的一种吗?你要觉得骗人不好,就给老娘辞职!”冯雪倩在电话那头大吼。

江一沁一头黑线,“知道了。”

“看对眼了就拿下,千万别犹豫。”

江一沁嗯嗯的应了两声,听到公交车报站名就拎包下车了,往约定的玫瑰茶餐厅走去。

程至煜把宝马车停在玫瑰茶餐厅的专用停车场,下车后没有走专属电梯,而是绕到正门,从正门进入。

进入餐厅的一刹那,他的目光便被一抹鹅黄色的身影吸引了。

看清了那女人的脸后,程至煜皱了皱眉。

又是那个女人!

短短两天时间,居然又见到了。

餐厅的经理看到程至煜,上前躬身道:“程董,少爷在包厢等您。”

“让他来大厅。”

“什么?”经理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大厅挺好的,今天就在这儿吧。”程至煜谈声道。

说完,迈开长腿,走到离江一沁不远处的隐蔽桌子上坐下,却能将江一沁那一桌的情况全数收尽眼底。

他的目光落到坐在江一沁对面的长相普通的男人身上后,重新把目光落在江一沁身上。


第4章 相亲失败


刘伟没想到跟他相亲的是外在条件这么好的人,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是江小姐?”

“你好,我是江一沁。”江一沁跟他握手。

“你好,你好,我是刘伟。”刘伟露出了一个有些腼腆、憨厚的笑容。

江一沁也回了一个笑容。

“对不起,我不会说话。不瞒你说,我爸妈想让我早点结婚,我想你也跟我有一样的烦恼。”

“我妈还想让我明天就嫁出去。”江一沁笑道。

刘伟憨厚地笑了两声,“我是个银行职员,月薪1万2到1万5,银行的福利也不错,工作稳定。要是两个人一起努力,我们可以在3年里买一套自己的房子。我爸妈他们有自己的房子,平时就我们两个人住,一个星期回去看他们一次。当然,我也陪你经常回你家看你父母。不知道江小姐觉得怎么样?”

程至煜把刘伟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很有兴致地等着江一沁的回答。

江一沁回了刘伟一个笑容,“这样安排挺好的。”

刘伟跟服务生小声地点了几样小茶点,憨厚地笑了一下,“我是以结婚为目的真诚交往的,尽可能地把我的情况告诉你,让你对我有全面的了解。不知道江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江一沁心里咯噔了一下,在刘伟殷切的目光注视下,手心有点发汗。

她还是不打算说谎。

刘伟的话很诚恳,条件也不错,人虽然有点腼腆,但也挺体贴的,能相亲遇上这样的人也不坏。

她要是说谎可以瞒得了一时,但真相揭穿后彼此更尴尬,也耽误他找女朋友。

“我是法医。”

“什么?”

“法医。”

“啪嗒”一声,刘伟手里的咖啡杯掉在桌子上,褐色的咖啡顿时洒了大半张桌子。

刘伟难以置信地看着江一沁,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法、法医?”

“是的。我做法医。”

刘伟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连忙拎起自己的公文包,像躲避病毒似的跳了起来,“对、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他逃也似的离开。

江一沁露出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对听到动静往这边看的人的指指点点也不放在心上,旁若无人地喝着红茶,吃着点心。

她跟这些人以后也不会再见面,没必要太过在乎他们的看法。

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在乎,但心里没有一点波动也是不可能的。

法医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她的工作也高薪,也稳定,怎么就只看她经常碰死人的那方面了呢?

江一沁郁闷地想着,手机就响了,不用想也知道那电话是谁打的。

“妈。”

“相亲不成功就别叫我妈。这次怎么样?有谱吗?”

江一沁塞了块小饼干到嘴里,含糊道:“挺好的。”

“我信你才怪,让他接电话。”

“他现在去卫生间了,你等会啊。”

冯雪倩怒了,“江一沁,别把老娘当猴耍!你是不是又跟人家说你做法医了?”

江一沁干笑了几声,“您老人家都发话了,我哪敢啊。”

“还敢骗我,你肚子里有多少只蛔虫我都知道。今天要是再搞砸了,我跟你没完!”

江一沁心里狂汗,正要绞尽脑汁想说辞,手机被一只大手接过去,随后听到一个好听的男声,“伯母,你好。”

冯雪倩愣了好半晌,才问道:“你是……”

“免贵姓程。”

“啊,你好,你好。”冯雪倩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们还在相亲,“阿姨没打扰你跟小沁聊天吧?”

“没有。小沁刚好提到您,说她有一对特别善解人意的父母。”

“真的?哎呀,真是没白疼她,我们就一个女儿,不疼她疼谁啊。小程啊,有时间你一定来家里吃顿阿姨做的饭,阿姨做饭可是一绝。”

“好的,择日一定登门拜访。”

程至煜把手机交还给站在一旁呆若木鸡的江一沁。

江一沁愣愣地接过手机,闷声说道:“谢谢你帮我解围,但也给我捅了个更大的麻烦。”

程至煜坐到她对面,“要是有个合适的对象你打算怎么做?”

“结婚。”江一沁毫不犹豫地说道。

“觉得我怎么样?”程至煜又问。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