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祝福音乐相册>>当前

男人的高潮从来不是因为你的身体 !

男人的高潮从来不是因为你的身体 !

2017-06-04 祝福音乐相册 祝福音乐相册

男人的高潮从来不是因为你的身体 !
深夜,寒冬。


飘着鹅毛大雪。


某个小馆子,传来了一阵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最后生日歌完结后,就传来了一阵拍掌声……


“吹腊烛……吹腊烛……许愿……”小馆子里的同学们欢呼起来…………


那七彩的腊烛光芒前,有个女孩,穿着白色有帽头运动衫,黑色运脚裤,梳着长辫子,双手抱肩拥着灰色厚重的外套,双手作拱于烛光前,甜甜嫩嫩带着几分乖巧地低下头闭上眼睛说:“我希望爸爸妈妈幸福快乐,身体健康,我希望三个哥哥能找到好的工作……我希望同学们和我爱的人,都身体健康……”


同学们又传来了一阵欢呼声,都在说十九岁的生日,应该要给自己许个愿……


程雅听了同学们的话,只是摇摇头,微笑了一下,才倾身上前,一鼓作气吹熄了那十九根腊烛……


欢呼声再次传来……


窗外的雪儿也愉快地飘着……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过去了,夜也越来越深了,好多同学个个都尽兴地笑着离开了小馆子,程雅与好朋友安心也走了出来……


安心一抓紧程雅的大衣,给她拉紧了一下,才说:“喂!喂!你一个人回家真的行吗?这天太黑了……”


“没事……”程雅憨厚地笑说:“我家就在不远……还怕这个啊?更何况,哥哥就在街口接我呢……你快回家吧……”


安心呼了口白色雾气,也只得苦笑着说:“那好吧……你自己要小心点啊……


“嗯……”程雅微笑应完后,便再为安妮拉了拉大衣……


“生日快乐啊……从今天开始,就要开开心心的啊……”安妮再拥抱了程雅一下,才走进了漆黑的小路中……


程雅也拥紧自己的大衣,提着自己的包包,转过头,往着另一条只要淡亮灯光的小路中走去……


她边走边感觉到雪越落越大,她冷得哆嗦地准备小跑步回家,却看到一群诡异可怕的男人,他们个个身穿黑色西服,身高七尺,戴着黑色墨镜,杀气腾腾,诡异得可怕地往着小路中走来……


程雅的后背脊冷一下,便赶紧靠停在路边的街灯下,吓得心脏脏砰砰声跳,边喘着气边有点惊慌地抬头看着那群男人大步地经过自己的身边,往着前面搜寻什么人……


程雅的心莫名地不安,她抓紧胸前的衣物,快步地往前走,边走边看到小巷子的尽头,就是一条大街……哥哥就站在对街遥等着自己……


程雅的心有点安定下来地笑起来,莫名的恐慌消失了,她伸出手刚要大声地挥手叫……“哥…………唔…………”


程雅竟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猛势地将自己拉入他的钢铁般的怀中,他快速地按紧自己的嘴巴,在她的耳边冷静低沉地说:“不许作声!”


程雅吓得魂飞魄散,混身害怕颤抖,她不停地扭转着身子,想出声求救,无奈他的有力掌心压紧在自己的唇上,动弹不得……


“有人在追杀我!别出声!我不想伤害你!”他再一猛势地将她拥进怀里,将她按在墙上……


他的眸光在黑暗中如鹰般锐利,只见他双眸无情灼热地一闪,侧脸细听到了阵阵踏雪的“吱吱”声响,还伴随着一丝诡异的商量声音……


他的神色一冷,刚才离开的人居然重新折返回来,他急中生智地与程雅一拥紧在怀里,挪步藏在巷子里间的某条小道中……


程雅的眼珠子一瞪,如同跌入谷底般冰冷,她疯狂地扭转着身体,想让他放过她……


程雅一愣,借着雪光,看到他的深黑外套内的衬衣上,竟然染满了鲜血,他中枪了……


她甚至还看到了他胸膛处,纹着展翅飞鹰咬玉球的图案……她吓得眼泪滚落而下,眼睁睁地遥看着对街的哥哥依然站在路灯下,左右遥等自己……


哥……她想叫,叫不出声,只是依然被那只如千斤重的手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吓得混身颤抖,再次升腾起了那股不祥的预感……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死神就要接近了……


程雅与他的呼吸声也越来越重,她甚至感觉到面前人因为失血过多,就要昏眩般……


“救我……只要你今晚成全我……我一定会补偿你……对不起……”他说完这句话,突然松开了双手,却又迅速地用那性感的薄唇吻上了程雅那来不及呼叫的小唇……


程雅眼睛一瞪,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这么做……


他无视着程雅的求救……


程雅绝望地想大声叫喊,但是那个吻依然在继续,不让她有一点喘气的空间,甚至那个迷惑的吻,让她的身体开始升腾起阵阵热气………


可怕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终于,那小道中出现了那群可怕而诡异的男人,他们站在黑暗中纷纷看着小道中的俩人……


他在那黑暗中,吻着她那柔软的红唇,程雅拼命地挣扎,却最终无奈地滚落下泪水………


巷子中的那群男人冷笑地说:“我还说什么声音?居然一对狗男女在偷干这事?哼!走!”


整条小道散发着一股可怕的热气,还有那强烈的喘息声,那喘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快……最终,那亢奋般的叹息声,伴着雾气升腾而起……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下来……


清晨,飘着细雪的小巷子里……


她睁眼醒来时,却发觉他已经离开了,只余下一件厚重的黑色外套,她眼角透着未干的泪痕,发丝沾在凝脂般雪白的脖子上,疲累地而茫然地看着雪地里有一枚铂光的金属物,在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六年后!


韩氏国际商业中心大楼!


“蹬蹬蹬蹬蹬……”一阵狂急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真没想到,电梯居然在这个时候坏掉,真是要命!


程雅穿着白色衬衣,配着黑色的职业短裙,脖子挂着韩氏国际集团的实习秘书工作牌,只见她束着高高的马尾,左右俩边小手握着俩杯滚烫的咖啡,嘴里咬着一杯自己的,快步地往十二楼走去,跑得她大汗淋漓,头发都乱了……


她答应了经理一定要在九点以前,就将咖啡带到办公室,要不今个月的审核一定给自己零分!零分!零分!


程雅哭丧着脸,实在累得混身骨软地靠在某楼层的回廓上,喘着气……


她嘴里咬着那杯咖啡,苦看着面前的四环大楼,高一百零八层,四栋楼层如正方型相对向着,四环楼中间空出了近万平方的空旷地面来做透明的楼盘展示厅!


这对于寸土是金的商业中心地段,平白地空出这么片地方,实在是太奢侈了……


“不是说今天韩氏的三公子祁文磊被召回国,准备强势进驻公司,掌握亚欧地产的开发项目么?怎么电梯也会坏?”程雅气喘地边跑边想着这事儿,便无聊地探头往楼下看,看到楼盘正中央种植的樱花树正灿烂地盛开着,无数尊贵的客人就站在樱树下看着展厅里的昂贵楼盘,微点头认可……


程雅一脸苦笑,这下面展示的可是五十万一平方的楼盘啊,扔出去都上亿的买……有钱人真多……


“三少来了……”有些女同事亢奋地从办公室涌了出来,急靠在回廓间,眼神急切地看着一楼大堂入口处,再激动地说:“你们不知道,我在电视上看过他,他真的好帅,又狂野,又性感,一双星眸迷死人了……听说他今次从国外回来,就再也不走了……”


程雅一听,便也好奇地咬着咖啡往楼下看……


韩氏国际商业中心大堂!


韩氏国际所有的管理高层与秘书们分站在大楼阶梯前,肃静地等待着……


枫林大道缓缓地驶来了标着韩氏国际如同军队的黑色名贵轿车,在灿烂的阳光下,闪炮着霸道而贵气的光芒,当车子停在国际大楼前,车内的保镖们最先走出了车子,询问了今天三少的行程安排后,才终于由三少的近身保镖许墨来到一辆加长型轿车前,为其打开车门………


车内走下了一位身穿深蓝绒色西服,一派英伦风格的男子,只见他笔挺硕长的身材如同雕塑般完美地展示在轿车前,那时尚而品味的微卷发型,透着太多叛逆的味道,额前的一小撷头发,停在眼敛旁,眼眸中透过一点狂野嚣张的气势………


正如众人所言,韩家三少,一双星眸迷人而性感,往往流转间,就已经能摄人魂魄,动人心弦……


他站在轿车前,先是懒懒地看了一眼那高耸入云的国际大楼,才手执墨镜,帅气而略显慵懒地戴了起来,微启性感薄唇问:“大哥和二哥呢?”

“韩总裁正在美国加州休养……韩副总裁正在三号会议厅开始新一轮的国际投资会议……”韩氏国际的中国区总经理元华立即应声!


“嗯!”韩文磊双手一插裤袋,帅气地迈步往阶梯上走,边走边再慵懒地问:“我的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按您的吩咐,您的办公室座落在一百零六楼层,有三个会议厅与六个行政区……包括您的近千平米的办公室,与休息间………占全一百零六环楼……”总经理立即腑首说。


“嗯……”韩文磊迈步先走进了韩氏国际纯金建筑的奢华大堂,再从大堂内穿插而过,走进了四环楼的空旷广场,只见他仰脸毫无表情地看着展厅中的尊贵客人,显示着他们韩家的实力天下无敌,唯我至尊,他一挑嘴角笑了起来,帅气如同晨曦的光芒,折射而出……


楼上的女同事们个个都羞红了脸,个个都装作不经意地往楼下看,一看到韩文磊那实在太帅气的脸庞,她们纷纷都跺脚想着,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男子啊。


程雅嘴里咬着咖啡,也腑下楼,看着那个女同事们发疯地叫着帅气的韩家三少爷,他在众高层与保镖的拥护下,往着自己所站的大楼处走来,程雅蓝这个时候才想起,韩三少的办公楼正是三号楼的一百零六楼层……


她想了想,便再好奇地看着韩文磊正脸戴墨镜,一派嚣张无礼的态度,目中无人地往着大楼的入口处走来,她正看着神奇时……突然楼上传来了一阵尖叫声:“程雅,你买杯咖啡买外星球去了!!还不给我滚回来!!”程雅一脸傻相,按平时唯唯诺诺的习惯……“哎……就上来了!!”


她话音刚落,自己的后脑一阵发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嘴里咬着的那杯咖啡,就那样程垂直角度往楼下掉了下去……


程雅大惊失色地看着韩文磊就要走至一楼的通道前,程雅对着韩文磊大叫……“韩三少!!小心啊……掉下来啦!!”


韩文磊眉头一皱,居然有人敢这样叫自己?他的脸一仰,就看到一个咖啡杯,叭的一声,往自己的脸上给砸了下来……


“啊……”所有的高层吓呆了地看着韩文磊那震惊的脸庞,还有那脸上滚落下来的深浓卡布基诺咖啡,他整个人呆站在原地,眼眸一眨,嘴角不自觉地溢入了一点咖啡,他稍紧抿了一下,味道很……香……


程雅眼珠子一瞪,倒抽一口冷气,看着韩文磊居然中弹,她给吓得双手一软,然后手里的咖啡杯再往下掉……


“韩三少!!小心啊…………又掉下来啦!!”程雅蓝害怕地往着楼下尖叫起来!


“又什么事!!?”韩文磊愤怒地抬起头叫着,接着俩杯咖啡……叭!叭!又往他的脸上砸,这次他彻底奔溃了,他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九楼上有个女的,框着黑边眼镜,正瞪着自己,吓得脸色发白……


韩文磊怒火愤然地燃烧起来,指着楼上那个女的,怒声大叫:“你!!给我下来!!”

“哦!”程雅一听韩文磊的话,便傻得立即应了,再推着黑边眼镜,像电影快片那样,咚咚咚咚地冲下楼,走三步摔俩步,接着哎呀哎呀哎呀声从楼梯上传下来,眼看着,那人都要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三少……我给你擦擦……”秘书赶紧哆嗦着上前,想要给他擦擦脸上香浓浓的咖啡,可是他却一把将那纸巾给拿过来,迅速地擦着自己的脸,再恶狠狠地瞪着楼梯出口……


“只要她一出来,马上就把她给我扔出去!”韩文磊冷硬着一张脸,说!


“是!”下属立即应着!


韩文磊再站直身子,看着那楼梯道继续传来哎呀哎呀哎呀的摔跤声……


“她在故意摔跤!”韩文磊冷脸肯定地说。身后的高层,保镖秘书,无一敢应声……


程雅终于跑下一楼,当她糊里糊涂地推着已经歪到一边的黑边眼镜,对着楼外的一大堆黑压压的人群哭着脸,拱着手害怕焦急说:“韩三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啊…………”


程雅突然感觉后脑一阵强烈拉扯的痛疼,她的马尾辫给人恶狠狠地揪住了,她吓得心惊胆颤地稍回过头,看着韩文磊正一脸愤怒地抓紧自己脑后的那把头发,瞪着怒眸,问:“就是你……往我的身上扔咖啡?今天是选举日吗?不扔鸡蛋,改换扔咖啡了?”


他话一说完,又再狠狠地扯着她的马尾辫……


“哎呀!”程雅疼得头一歪,不敢再转过头看韩文磊,只得可怜地说:“对不起,韩三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买了咖啡,跑电梯的时候,才发现电梯坏了,我就只能走楼梯,然后我走着走着走着……”


“说重点!”韩文磊又扯着她的头发,生气地说。


“我跑到九楼的时候,因为太累了,所以就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程雅真的不想往下面说了,她的头刚想低下来,却又被人猛力地一扯,她头被逼一抬,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接着!”韩文磊再怒叫!


“接着我……听说你来了,我就好奇地往下面看一眼,谁知道听到有人喊我,我应了一声,嘴里咬着的咖啡就那样给掉下来了……”程雅真的好委屈地低着头,再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


韩文磊再气愤地扯过程雅的头发,程雅哎哟一声,失脚跌在他的怀里,他冷哼地一抓紧她的纤瘦肩膀,逼着她转过身来看着自己说:“我倒要看看你长什么样子,给我恶心这样!”


程雅给吓得花魂失色地扛着眼镜,低下头,不敢作声……


韩文磊愤恨地伸出手掌,一下就握紧程雅的脸庞,让她的脸几乎变形地嘟着嘴来看着自己……


“唔……”程雅混身哆嗦地看着韩文磊,想挣扎……


韩文磊一手就将程雅蓝的黑框眼镜给摘了下来……


程雅立即可怜地瞪着一双梦幻水杏凝泪美眸来看着韩文磊,吓得话也不敢讲了,只是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韩三少……我……”程雅吓得想求饶,却还是动也不敢动了,只是好近距离地看着韩文磊,才发觉因为太年轻的他,皮肤好细腻,几乎一点毛孔也没有,鼻梁英挺骄傲,嘴唇微薄性感………青春而帅气的脸,总是让年轻的女孩子亢奋!!


程雅现在没有这样的兴趣了解他到底有多吸引人,因为自己的脸很疼,他捏得自己的脸很疼,她别过脸皱眉,柔声害怕地叫:“好疼……”


韩文磊继续粗鲁地捏着程雅的下巴,看着这个女人居然摘掉眼镜后,出奇的美,那双梦幻水眸轻眨都能带出无限的情意,高而尖挺的鼻子,很有味道,性感可爱的粉红唇瓣,正害怕地紧抿,一看,就知道她是经常被人欺负……


韩文磊渐渐地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地看紧程雅,然后慢慢才嘲笑起来地说:“也难怪!你会挑这种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不过你有这样的智商来勾引我吗?”


“啊?”程雅傻愣地一瞪,问:“你在说什么?我……我勾引你?我没有要勾引你的意思……”


“没有?那你还敢给我从九楼砸咖啡下来?无缘无故会砸得这么准?”韩文磊继续热眉说。


程雅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人居然想像力这么丰富,这样侮辱人,太过份了!


她一握紧拳头,抬起头对着韩文磊,有点结巴地说:“韩三少……像我这种人,很有自知之明,不会无缘无故地想要去勾引你!而且……还用这么笨的方法来勾引你……我傻的吗?”


“你也知道你傻啊?”韩文磊愤怒地摘下自己的墨镜,一双星眸炽热地一闪,然后拿着太阳眼镜给狠狠地敲着程雅的额头,才直嚷嚷起来:“用这种办法来勾引我!就知道你的脑袋有多聪明了!一定是上过幼儿园了!”


程雅气结地一咬下唇,眉心委屈地一皱,然后那股气就提起来,要爆炸地说:“韩三少!我进的是韩氏国际集团!我可是……商科的硕士生!我幼儿园没读,因为家里没钱,然后直接念小学一年级了!”


身后的高层秘书还有看热闹的人,看着这个女孩给急红了脸,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那股较真的劲,让人都想笑……


“就因为家庭背景不好,所以才干这种事吧?”韩文磊继续挑眉冷笑地说。


程雅眼睛一瞪,看着这个人居然这样嚣张霸道,目中无人地羞侮别人?


她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心里一酸,想着,算了算了算了,她一向都这样安慰自己,都已经习惯地接受这不公平的一切了……


韩文磊看着程雅那突然暗然下来的态度,他便再步步逼人地说:“怎么?被人说中了心事,所以无话可说了?嫌自已恶心了?大庭广众做这样的事,被我拆穿了,脸都不知道往那里摆了吧?”


程雅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韩文磊,忍无可忍地涨红着脸,也学着他嚷起来:“韩三少!或许在你的眼里,我连蚂蚁也不如,但是我告诉你,你在我眼里,还不如我三杯咖啡值钱!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情愿自己一个人把那咖啡给喝了,也不会把它往你头上砸!因为浪费了!”


轰的一声,从韩氏的整个四环楼响了起来,所有人全都大惊失色,紧张震憾地看着这个公司里出了名老实结巴的程雅,居然敢叫嚣韩三少?她不要命了?

一百零六楼副总裁办公厅!


一名女秘书在行政部所有的同事众目睽睽之下,推着一餐车的咖啡,来到总裁室前,先紧张地喘了口气,才轻轻地敲了敲总裁办公厅的玻璃门……


“进来……”办公厅内传来了慵慵懒懒的声音……


办公厅的玻璃门双向展了开来,秘书远远就看到华丽办公厅那头的韩文磊正很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钢笔,放在手里旋转着,脸正冷冷地向着办公厅的某个方向……


秘书小心地推着餐车走进了办公厅,装作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正站在办公厅正中央的程雅,她的嘴里咬着一杯咖啡,左右手各拿三杯咖啡,累得额前浸了汗,正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


秘书先是一阵苦笑,然后再忍耐沉默地将餐车推到程雅的面前,才对韩文磊尊敬地说:“副总……咖啡已经买回来了,热的二十杯,冰的二十杯,全不加糖不加奶……”


“嗯……出去吧……”韩文磊依然转着手中的钢笔,冷冷地看着程雅双手捧着那几杯咖啡,手都在颤抖……仿佛就要招架不住了……


“你给我捧紧了,如果你嘴里咬的,手里捧的咖啡杯砸下来,你就永远给我出韩氏大楼……这辈子都别给我回来”韩文磊冷而缓地说。


程雅累得眼冒金星,脑袋混浊地看着韩文磊冷脸看着窗子外的风景无限好啊,尤其是他星眸角星折射出来的一点得意欠揍的光芒,让程雅堆了一团气……可她依然一声不敢哼……她不能丢了工作……


“俩个小时后,你如果想顺利地出这个总裁办公厅,就把你桌子前的四十杯咖啡给我喝了……你就能走……你不是说,你很喜欢喝咖啡吗?那你就喝吧……”韩文磊把话说完,就先眼神无情地一闪,得意地笑了起来。


程雅眼珠子一瞪,咬着咖啡杯,低下头看着餐车上的咖啡,她气得眼眶通红,眼泪都要滴出来……却因为咬着那杯咖啡,动也不敢动……


韩文磊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再懒懒地耻笑说:“所以我说啊……勾引别人这种事,你敢干,又不敢认!以至于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活该啊……以后要想勾引本少爷,先惦量一下自己到底有几分斤两……不是白痴花痴都能做这种事……哼!”


程雅愤恨地瞪着韩文磊,气得身子都在颤抖,手里握着的那俩杯咖啡,正在缓缓地收紧……


“下次再勾引别人的时候,别砸咖啡了,浪费!”韩文磊学着程雅的话。


“你也知道啊……”程雅的声音突然嫩嫩懒懒地传进了韩文磊的耳朵里,韩文磊一个奇怪地转过身,居然看到程雅手里各捧着三杯咖啡,嘴里的咖啡已经掉落在地上,她正气红了脸,忍无可忍地看着韩文磊,那左一句勾引,右一句勾引就像可厌的苍蝇一样鸣鸣地响……吵死了!


“你干嘛?不想干了是不是?”韩文磊看着这个女的!她居然松口让那杯子掉落在地上!


“你看着办吧!!”她气得大叫一声,二话不说就走上前,把自己手里的咖啡往韩文磊的身上给一泼过去……


韩文磊震惊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这个疯女人,咖啡从自己的头上脸上快速地滚滴下来……


程雅忍无可忍地对韩文磊再生气地说:“用咖啡来泼你这种人渣,是瞧得起你!!”她话一说完,就再捧起餐桌上的热咖啡和冰咖啡,一下子全往韩文磊的身上给砸过去!!

“砰!”的一声从副总裁办公厅里诡异地传来,把厅外的行政部同事个个给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紧张地看着那扇门轰的一声给打了开来!


居然……同事们惊讶地看着程雅居然完好无损地从办公厅里走出来,整张脸鼓着一堆气,就像个很生气的孩子,她一边大步走出来一边推着自己的黑边眼镜说:“谁都有爹生有娘养的,凭什么我就这样给你欺负?你钱多了就能当上帝啊?你饿三天,你也肯定会死啊!哼!”


她话一咕哝完,就像一阵风那样扫过了行政部的长长通道,脸仰得高高的往着电梯那里走过去,其实……边走边吓得心惊胆颤,怕后面有人追来……


同事们糊里糊涂地在想发生什么事时,又听到轰的一声,办公厅的门再次打开来……


同事们个个都震惊地瞪大眼睛放大瞳孔地看着顶顶大名的韩文磊总裁,居然全身都湿沥沥的,甚至那脸上还在滴着香浓浓的咖啡……


韩文磊愤怒地站在大门前,一眼就看到长长的通道尽头的程雅就要走进电梯,他愤怒地指着程雅气愤地大叫:“你给我站住!”


程雅身子像被雷击一样地转过头,看到韩文磊已经快步地往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她吓得脸色苍白地推着自己的黑边眼镜,紧张哆嗦地跑进了那电梯里,下死命地按着那电梯的关门健……


韩文磊气指着程雅大叫:“你给我站住!你敢给我跑,我就把你的骨头给拆下来喂狗!”


程雅瞪着超大杏眼看着韩文磊就要扑过来时,电梯门也刚巧给关上了,她哈的一声,跪跌在电梯门上,重重地按着胸口喘着气……“吓死我了,如果被他抓到,我一定被他撕了来吃……”


可是……程雅忘记一件事,她刚才按上了电梯关门健,却忘记按楼层数字健了,也就是说,电梯还停在原楼层…………


所以当她正按着胸口喘气的时候,听着周围密封的空间,叮的一声响,然后电梯门就那样给恐怕地打了开来,韩文磊怒火冲天像樽佛那样站在电梯门前……


“啊……”程雅尖叫一声,迅速地一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往韩文磊的脸上给砸了过去,然后一脚踢他的下体,把他给踹出了门外……


“啊……”韩文磊哀号一声,跪跌在地上,疼得冷汗直冒地指着程雅……


程雅死命地一按下电梯楼层按健,尖声地大喊:“救命啊…………”


电梯门再次被关上,然后迅速下降至公司的休闲会所楼层,程雅害怕抖嗦地从电梯里爬出来,刚想往里面逃的时候,却发觉身边的私人高层电梯门也打了开来,程雅不经意地一看,居然看到韩文磊那要爆炸的脸……


“啊…………”程雅给吓得脑子一股热就往会所的游泳中心里面冲……


“你敢给我跑?”韩文磊气得脑门发热地也跟着她往里面冲,边冲边愤怒地叫:“我今天捉到你,我就把你拗成俩半!”


程雅一边往游池里跑,一边回过头来看着韩文磊,这个时候是上班时间,所以游池中心一个人也没有,就这俩个人在泳池边上跑着……


“你别过来!!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程雅可怜地站在游池边上拱手求饶着……


“你刚才踢我祖宗的时候,怎么不求饶?”韩文磊愤怒地沿着泳池边,朝着程雅蓝大步走过来时,谁知道脚下一踏滑,身子一个跄踉,就失手扯着程雅的肩膀,俩个人同时扑通的一声,掉进了深水游泳里……


..... .....

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