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让你乐翻天>>当前

睡老婆和睡情人的区别,服了

睡老婆和睡情人的区别,服了

2017-08-01 让你乐翻天 让你乐翻天

睡老婆和睡情人的区别,服了

临平市第一人民医院。

实习医生叶正豪拿着病历本,正跟在徐医师的后面查房。

突然,一个慌张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徐医师,不好了,18房的病号昏迷过去了!”

18房的病号肾囊肿严重,已经引起尿路梗阻,必须手术治疗,但是现在排队等手术的人太多,根本轮不到他。

徐医师拔腿就往18号病房跑去,叶正豪也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病房,徐医生翻了一下病号的瞳孔,连忙对叶正豪叫道:“马上去请刘主任来。”

叶正豪点点头,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主任办公室。

到了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叶正豪意外的发现办公室的门紧闭着。

他抬手便要敲门。

而此时,透过门上的花边玻璃,叶正豪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

18号病房病人的妻子,一个美貌的少妇,正把一个鼓囊囊的信封往刘主任手里塞。

她苦苦哀求着:“刘主任,我求求你了,我老公的病情你也知道,实在是不能在拖了,你就帮帮忙,提前帮他做手术行吗?”

叶正豪一下子明白了,信封里装的是钱。

这么厚的一沓,怕是不下万元。

刘主任面有难色:“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近来手术实在是排不过来,这点钱……你还是收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少妇的钱给少了。

少妇泣声道:“刘主任,我真的拿不出来了,我老公看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你就行行好吧……”

刘主任慢慢的站起来,笑眯眯道:“不要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你的家庭情况我也了解,医院对于家庭贫困的,可以有些优待,但是名额有限,申请比较难。”

刘主任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少妇给的钱少了。

叶正豪忍无可忍,他轻咳一声,敲了敲门:“刘主任!”

“谁,谁在门外?”

刘主任吃了一惊,他一把将桌子上的钱收回抽屉里,然后装出一幅正襟危坐的样子。

“是我,刘主任。”叶正豪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你来干什么?不用去查房吗?”刘主任脸色愠怒,他不确定叶正豪是不是看到刚才的事情了。

“刘主任,18号病房的病人现在病的很严重,需要马上手术。”叶正豪道。

“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现在跟家属谈论病情呢。”刘主任不耐烦的挥挥手。

“刘主任,病人的情况很严重,你现在还是过去吧,必须马上手术。”叶正豪故意用眼神扫了扫那个装钱的抽屉。

意思是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不给病人看病,有你好看的。

刘主任的脸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是聪明人,听懂了叶正豪的潜台词。

当天上午,刘主任便加急做了一台手术,把病人的手术做了,并为病人申请了医疗补助,减免了一切费用。

叶正豪知道,他这一次彻底的把刘主任给得罪了。

果然,下午刚上班,刘主任就找他了。

“小叶啊,你表现的不错,学习成绩也好,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教你了,你去门诊输液大厅帮几天忙吧。”

“输液大厅?”尽管叶正豪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输液大厅有什么好帮忙的?”

“这几天门诊病人多,输液大厅的护士忙不过来,你去帮几天忙,很快就回来,你的表现不错,我会在你的档案上好好记一笔。”刘主任不紧不慢道。

他的话说得冠冕堂皇,脸上的笑容却很阴冷。

叶正豪捏紧拳头,刘主任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


叶正豪很愤怒,但他无可奈何。

实习档案怎么写,还得看刘主任的心情。

叶正豪点点头:“好吧,我明天过去。”

小子,这就是你威胁我的下场,敢跟老子作对,看我玩不死你。看着叶正豪的背影,刘主任阴沉沉地笑了。

从医院回到宿舍,天色已经晚了。

叶正豪习惯性的拿出家传的那本厚厚古书,细细看了起来。

外公家是医学世家,自幼他便跟随外公学习中医。

这本古卷据说是一位先祖传下来的,里面记载的医术绝世无双。

刚翻了几页,叶正豪老掉牙的手机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是女朋友傅倩倩的电话。

叶正豪笑着接通了电话:“倩倩,还没休息?”

电话里,传来了傅倩倩冷漠的声音:“叶正豪,我们分手吧。”

分手?叶正豪惊呆了。

“为什么?”他几乎是吼了出来。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你被医院发配到输液大厅,成了第一人民医院唯一一个男护士的事,都传开了!”

女友冷漠的声音让叶正豪心凉不已。

可他依然想挽回她的心:“倩倩,我会努力的。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不好?”

“证明,你怎么证明?你知道孙少送我的项链值多少钱吗?你在医院做一辈子护士也赚不来!算了,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叶正豪,分手吧!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就在傅倩倩挂电话的那一瞬间,叶正豪听到了她的嘟囔“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私生子,能有什么前途……”

叶正豪只觉得五雷轰顶,怔怔的将早已挂断的电话放在耳边,一时间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自幼便生活在单亲家庭,母亲在一间超市工作,家里的日子过得清苦。

对于傅倩倩,叶正豪没有隐瞒自己的家庭,他将对方视为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将她的面前毫无保留。

他没有想到,这些却成了对方看不起他的理由。

他愤怒地一拳击在桌子上,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他的拳头恰好落在桌子上的茶杯上,砰一声响,茶杯被击得粉碎。

殷红的鲜血自拳头上流出,鲜血汇成一条小溪,缓缓的流到桌子上的古书上。

古书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然后钻入叶正豪的脑袋中。

叶正豪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象是裂开了一样疼痛。

他一声痛呼,双手抱头,在地上直打滚,而脑袋的疼痛越来越厉害,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他几乎痛不欲生。

最终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朦胧中,他来到了一个神秘空间,四周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道士。

这道士一手持针,一手持剑向他说道:“今天起,你便是我的传人,得我医道及术法传承,切记日后行于世,当悬壶济世,渡尽众生。”

道士说完,便即缓缓在叶正豪眼前消失,随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叶正豪的脑海。

医道问卜,修行法诀,及道士生前的游历行医经验等,一古脑涌进了叶正豪的脑中。

这记忆量实在太过庞大,叶皓的脑袋几乎装不下这些东西了,最终他的意识一阵朦胧,晕倒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正豪才从昏睡中醒来。

他揉揉发晕的脑袋,勉强爬了起来,坐到桌边。

方才涌入他脑中的东西太多,有很多失传的医术针灸之法,甚至有符医术法,驱鬼辟邪咒语,风水玄术……

坐了一个多小时,叶正豪将记忆中的东西大致回忆了一遍,突然觉得,是不是昨天受的打击太多了,神经错乱了?

他按照记忆之中的浩然诀,缓缓的调息运气。

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气流缓缓的流遍周身百骸,发晕的脑袋立时清醒了不少,他这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定下心来,按照古书中浩然诀的方法,缓缓修行起来。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

一夜打坐,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比平常都要好,他心中大为舒畅,将昨天不悦的事情尽数抛之到了脑后。

走在上班的路上,叶正豪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自己所得的传承,济世为怀。

输液大厅清一色的护士,夏季的护士MM们一身淡粉色的护士袍,露出各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腿,有的还露出白嫩嫩的大腿,叶正豪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美女如云,制服诱惑……

叶正豪突然觉得,这里貌似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差劲。

日子平淡,转眼间,大半月便过去了。

这天叶正豪帮小护士兰兰打扫完输液大厅时,天已经黑了。

“叶正豪,谢谢你帮忙。”兰兰对于叶正豪的遭遇很同情,尽管叶正豪没说,但一个实习医生被安排来当护士,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又有谁会不懂?

叶正豪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应该的。”

两人一同出了输液大厅。

输液大厅的另外一侧是急诊科,两人刚刚走到急诊科的门前,吱一声急响,一辆车猛的停在两人的跟前。

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急匆匆的跳下车,打开后门,另外两人小心翼翼的将一名满身是血的年轻人抬了下来。

一见那受重伤的年轻人,叶正豪心中一凛,只见那年轻人满身鲜血,身上的生气在慢慢的减少。

现在的叶正豪得医道传承,对于大多病症,稍稍一看就知道,常人身上阴气旺盛,生气减少,那便代表着生命力在消失。

那打扮混混模样的年轻人似乎是急红了眼,一见叶正豪穿着白大卦便急冲冲的抓住他的衣领叫道:“医生,救人,赶快救人。”

“你冷静一下。”叶正豪甩开那年轻人,赶到伤者面前,右手搭在伤者的手腕处。”

稍稍一搭脉,叶正豪心里一惊,这年轻人看来是出车祸了。

他在伤者的胸口及双腿处一摸,便说道:“双腿粉碎性骨折,内脏移位,助骨断了三根,其中有一根已经刺入肺叶,需要马上手术。”

他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一个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哪里来的神医,不检查就能知道伤者的病情?”

叶正豪回头一看,只见是急诊科今晚坐诊的主治,李强。

叶正豪转身让开,他只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自然没有什么话语权。

那名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厉声喝道:“我不管谁是主治医生,马上对冯少进行救治,要是冯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全部吃不了兜着走。”

“冯少,哪个冯少?”李强有些疑惑地说。

“冯西平的公子,还能有哪个冯少?”混混喝道。

李强一个激灵,立即紧张起来,对身后的小护士吩咐道:“快,抬到重症监护室做检查,我马上联系院长。”

冯西平是临平市长天集团的老总,名下有着数十亿的产业,而且给医院捐赠过不少医疗器械,李强当然不敢怠慢了。

“愣着干什么,快去帮忙?”李强一边拿出电话,一边对叶正豪与兰兰吼道。

叶正豪点点头,与兰兰一起将伤者抬上推车,送入重症监护室。

对于身份不凡的人,医院的办事效率快到了极致,不到二十分钟,冯少的数各种各样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看着检查报告,李强吃了一惊,检查结果与叶正豪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李强疑惑地看了叶正豪一眼,心想这人有透视眼或者未卜先知的本领不成?

“发什么愣,到底怎么样?”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吼道。

“这个……冯少的情况不容乐观,恐怕要马上做手术。”

李强没将话说死,其实就算是做手术,请了医院最著名的内科专家华老来,恐怕也不足两成活命的机会。

“那还不赶快安排!”年轻人怒吼。

李强满身冷汗,他说道:“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已经通知了院长,华老与刘主任马上就赶过来,院长也会过来,会有办法的。”

年轻人恨恨丢开李强,心道我他妈的能不急吗,冯少是因为他的提议才去飙车,结果落到了这种地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吃不完兜着走。

病床上的伤者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口中冒出大团大团的血沫来,他身上插着的仪器也响起滴滴的警报声。

所有人都神色一变,就算不是医生,也知道仪器报警意味着什么。

“快去救人,冯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等着去死吧。”年轻人嘶竭底里的吼道。

李强束手无策,他面色惨白,嘴里一阵阵的发苦。

遇到这种情况,除非是华老到来才有一线希望,他一个小小的主治医生哪里有办法?

叶正豪看不下去了,他快步上前,手指搭在伤者的手腕上,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伤者刚才咳嗽触动了肺叶上的碎骨,现在必须手术。”叶正豪说道。

李强恨恨的瞪了一眼叶正豪,这他妈的不是废话吗,老子当然知道要马上手术,可谁来做,你吗?

岂料叶正豪一推病床说道:“我来手术,需要一个人来帮忙。”

“你?”李强眼珠子几乎要掉落在地,心想这货疯了吗,这么高难度的手术,就算是华老来恐怕也不过是两成把握,你一个小实习医生,充什么大头葱?

一旦病人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吃不完兜着走,况且这是冯总的公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是谁?”那年轻人一怔,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李强喝道:“胡闹,你一个实习医生,你会做手术吗,你拿过手术刀吗?病人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叶正豪喝道:“出了问题,我来负责,现在伤者情况危急,一刻也不能耽搁,等到华老赶到,早就没命了。”

“你负责的起吗?”李强几乎是吼的,他心中认为,叶正豪疯了,真的是疯了。

“怎么样?相信的我的话我就去做,不然我不管了。”叶正豪盯着混混模样的年轻人说道。

“你有几分把握?”看着叶正豪信心满满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松动。

“六成?”叶正豪想了想,还是有些保守的说,其实他有八成把握。

“放屁,这种重症,华老来了也不过二三成把握。”李强觉得叶正豪疯了。

“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要是冯少有三长两短,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混混咬牙说道。

叶正豪问一边的兰兰:“能帮我一下忙吗?”

“我……”兰兰看着叶正豪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咬牙说道:“好,我相信你。”

叶正豪点点头,推着伤者就要向手术室走去。

“叶正豪,病人家属没来,你不能做这个手术。”李强拦叶正豪喝道。

“滚开,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去做?”混混青年怒了,一把将李强推到一边。

叶正豪推着伤者走进手术室,顺手将手术室门锁死,这种严重的伤,不能出一点意外。

“帮忙把他身上的衣服剪下。”叶正豪先消毒,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针袋,右手一抖,针袋展开,里面露出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上百根针。

银针是家传的,叶正豪自幼学习中医,银针是随身携带。

叶正豪深吸了一口气,体内一股气流缓缓的流动,注入手上的银针之中。

他双手连贯如行云流水,片刻便有十八根银针刺入伤者十几处穴位。

未完

叶正豪能治好冯少的病吗?混在美女如云护士队伍里,他会有怎样的艳遇?贪慕富贵的女友,最后跪在地上求他时,他还会回头吗?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 读原文 】,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