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祝福音乐相册>>当前

结婚那晚流了好多血 ,医生看完后居然说了句……...

结婚那晚流了好多血 ,医生看完后居然说了句……...

“呵呵……讨厌……啊……不要……不要……慕白……”一个女人的声音,暧昧的从门内传出,散发着浓郁的暧昧气息!

“宝贝儿,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我爱死你了!”

男女对话的声音,仿佛一道惊雷,轰的一声在夏微微头顶炸开。

这是男友邵慕白的声音!

夏微微的手停在半空中,不停地颤抖着,却不敢将那扇门推开。

“慕白,我也爱你……可是,你大哥怎么办?我现在可还是他的未婚妻呢。他明天就回来了,他要是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不会的!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大哥,而且你现在怀了我的孩子,你不知道我妈多想有个孙子,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帮我们说服大哥的!”

“那你那个小秘书,夏微微呢?你们俩不是订过娃娃亲吗?她怎么办?”

“那个傻瓜就更不是问题了!要不是因为她爸爸把眼角膜捐给了我,我早就把她踢出邵氏集团了。宝贝儿……我只爱你一个……”

邵慕白的声音一落,休息室里再次传来一阵暧昧的声音,期间还伴随着吱呀的摇晃声。

眼泪从眼眶奔涌而出,夏微微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邵慕白。她的男朋友。从中学开始,她就喜欢他,整整九年!

九年!他说的每一句话,他的喜好,他的穿着,他的生活习惯,他的一切的一切!

她全都记的清清楚楚!

可他刚刚在说什么?呵呵,傻瓜??她可不就是傻瓜吗?彻头彻尾的傻瓜,可笑的傻瓜。

泪水不停的落下来,夏微微却含泪笑了笑。心痛得太厉害,她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邵慕白!”夏微微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的痛哭出声:“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随着她的怒吼,休息室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一会儿,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半晌,邵慕白一脸平静的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泪流满面的夏微微时,他干咳了两声:“微微,既然你知道了,也省的我再告诉你!我对你一直都是兄妹情,我爱的人是芷薇,如果你想要什么补偿,尽管提出来……”

“我只问你一句话!”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睛里滚落下来,看着眼前这张爱了九年的脸,夏微微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好!你说!”

“你有没有爱过我?从九年前到现在,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夏微微紧紧的盯着邵慕白,手紧紧的握成拳。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夏微微的眼中一片绝望。

“是!”

“啪——!”

夏微微抬手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邵慕白!九年!我喜欢了你九年,这九年里哪怕有一天你告诉我,我也不会傻傻的坚持到现在!既然从来没喜欢过我,为什么要等到今天才让我知道真相??为什么??”夏微微死死抓住他的衣领崩溃的大喊!

这个男人从九年前到现在,就是她所有的幸福与希望,是她人生的全部。可是今天才知道,她在他的世界里什么都不是!

最可悲的是,即使到了这时,她仍然残存着一丝希望,希望他是骗她的。

“慕白,你是故意骗我的对不对?你跟那个女人故意来考验我对你的感情对不对?”夏微微感觉自己的世界完全坍塌了。

“微微……你冷静一点……”邵慕白皱了皱眉。

“哎哟,慕白都已经说了他根本就不爱你,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你就放开他吧……”孙芷薇穿着邵慕白的一件衬衣,露着雪白的长腿,一脸得意的看着夏微微。

孙芷薇的话再次刺激了夏微微,她崩溃地抓住孙芷薇的胳膊大喊:“是你,是你引诱了她对不对?”

“慕白!我好疼……”孙芷薇一脸委屈的看着邵慕白。

“微微,你松手!芷薇她有身孕!”邵慕白毫不犹豫地把夏微微给推了出去。

“呯——!”夏微微踉跄几步,向后倒了下去,后脑勺重重的碰在了茶几的边沿上。

一阵剧烈的刺痛从后脑勺上传过来,夏微微伸手摸了摸脑后,头发上有什么东西粘粘的,夏微微把手拿到眼前一看,是血!鲜红的血!

“……微微,你没事吧?”邵慕白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他快步跑到夏微微的身边,伸手握着她的胳膊想把她拉起来。

“放开她!”一个冰冷刺骨的男中音从门口响起来。

听着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邵慕白的身体猛然一震。孙芷薇也身体一僵,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口的那个人。

邵慕琛!她的未婚夫居然提前回来了!

夏微微也愣愣地回头,办公室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轮椅,上面坐着一个穿军装的男人。

他留着利落的短发,浓密的剑眉下一双犀利的双眸闪着锐利的光,正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切。

“大……大哥,你怎么来了?”邵慕白的嘴角抽了抽,人尴尬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邵慕琛冷冷的看了一眼弟弟,又冰冷的扫了一眼穿着一件男士衬衣的孙芷薇,最后才把视线落在地上的夏微微身上。

“去扶她起来!送她去医院!”邵慕琛冷声吩咐身后的勤务兵小李。

“是,团长!”小李立即快步走到夏微微面前,伸手把她扶起来,要带她离开。

夏微微站起来,看着眼前的邵慕白,心碎了一片一片。头痛的厉害,血还在不停的流出来,可她却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清醒。

自己深爱的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毫不留情的把她推了出去!

她还能说什么?

“我自己能走,谢谢!”夏微微眼神黯然的推开小李的手,看也不看邵慕白一眼,沉默地离开了。

勤务兵小李也推着邵慕琛一起离开。

诺大的办公室,只剩下邵慕白和孙芷薇。

电梯来了,夏微微木然的走进去,身体无力的倚在电梯壁上,绝望的看着前方!

小李推着团长邵慕琛走进电梯,电梯的门缓缓的合上。邵慕琛冷着一张脸,沉默的看了一眼夏微微,又收回了视线!锐利的眸光在微微的流转着……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夏微微两眼无神的看了一眼电梯门口,万念俱灰的走了出去……

小李立即推着邵慕琛也出了电梯,向着大堂门口的越野车走了过去!

夏微微走到大堂门口,想越过那辆路虎离开时,被小李一把给拦了下来:“你受伤了,我们先送你去医院!”

夏微微看着小李想挤出一点潇洒的笑容,结果笑的比哭还难看:“谢谢!我没事!死不了!”抬脚想要离开,却感觉胳膊突然被一只大手有力的握住了,她扭头看过去,原来是邵慕琛!

“我没事……”她虽然跟这个男人不是很熟悉,但在邵家也跟他见过一两次,知道他就是邵慕白的大哥!

“上车!”邵慕琛冷着一张脸命令她!

夏微微无力的眨了下眼睛,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上了车。

车子在城市里穿行,车窗外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各样的风景,但是夏微微看不到也听不到,她所有的记忆似乎都停在了刚刚的那一幕里!

傻瓜?

她凄然的笑起来,唇角的笑容绝望的让人心碎!

她九年的坚持,原来只是个冷笑话……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处理好头上的伤口之后,夏微微坐上邵慕琛的路虎又出了医院。

车子驶出医院后,在一个广场前停了下来,小李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记得你叫微微是吧?”这些年他很少回来,不过倒是经常听弟弟邵慕白提起过,多少有些印象。

“是……”夏微微木然的看着窗外的天空回答。

“我这次从部队上回来……是准备结婚的。”

“哦……”夏微微心不在焉的回答。

“你在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个女人……是我的未婚妻。”

夏微微身体一僵,吃惊的反问:“你……你刚刚说……那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

是啊,她刚刚好像听到是这么回事,只是难过得没来得及反应而已。

邵慕琛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夏微微:“后天是举行婚礼的日子……”

“婚礼?呵……”夏微微凄然的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又凉了几分。邵慕白明知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大嫂,居然还是跟她发生了关系,而且连孩子都有了!

这样一个人,她居然喜欢了他九年!

“婚礼的请柬已经全发出去了!婚礼必须要照常举行!虽然有些夏突,但是现在只有你最适合!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后天……做我的新娘!”

夏微微差点被这个人的话给呛到,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男人!

“刚才在办公室的一幕,就算你不想接受那也是事实!嫁给我,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除了爱情。”

“你在跟我开玩笑?”夏微微脸上不知该摆什么样的表情看着他,脑子里有些乱。

这个情况太突然,她一时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你有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现在就决定了,我们随时可以去登记。”邵慕琛直视着她的眼睛,那张如刀刻般的脸上一片冰冷。

“呵呵,我爱的男人跟你的未婚妻在一起,而我要是嫁给你,你不觉得这也太狗血了吗?”夏微微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只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只需要告诉我,嫁,还是不嫁?”邵慕琛收回自己的视线,眼底滑过一抹从未有过的坚定。

“我不嫁!我根本不爱你,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夏微微想也不想的开口。

“你不是爱他吗?只要你嫁给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他!我的双腿已经瘫痪了,你就算嫁给我,我也碰不了你。我们只是有个夫妻之名!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你能咽下去吗?”邵慕琛冷冷的看她一眼。

“我……”夏微微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也是个正常的人,有血有肉有感情,被自己最爱的男人背叛,她怎么可能咽下那口气?

“他们双宿双飞你心里一点儿也不嫉妒吗?只要嫁给我,你就是慕白的大嫂,只要你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无形的折磨!还有一点,我们结婚三个月之后,你可以随时提出离婚!我在这座城市里有一套房子,离婚的时候那套房子归你!好了,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你现在下车吧!”

夏微微的手紧拧在一起,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按理说,她应该拒绝的,可是刚刚这个男人的一番话让她开始动摇!

“真的可以随时离婚?”

“三个月之后,只要你提出来,我就答应你!”

“你……你的腿……”

“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已经失去一个做男人的资本了,生理上我满足不了你,其他的要求你都可以提!”邵慕琛看着她直言不讳的回答。

“对不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夏微微的脸一红,不知怎么解释。

“这是不争的事实,你不用跟我道歉!我已经习惯了。”邵慕琛并不介意夏微微的话:“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答案?”

“我……我不知道……”夏微微无助的摇了摇头,她现在脑子里乱的要死,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邵慕琛沉默的看她一眼,伸手轻摇下车窗,小李立即快步的走回来上了车子!

“回公寓!”邵慕琛沉脸的命令小李。

“是,团长!”小李立即发动了车子,向着邵慕琛的公寓快速的驶去!

“回……你的公寓?”夏微微扭头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觉得你现在这个状态,可以回家吗?”邵慕琛看着她冷声反问。

夏微微立即无助的摇了摇头……

自从九年前父亲去世以后,母亲就把她当成了人生的全部希望,对她能嫁进邵家更是充满了憧憬。如果今天她回去,把所有的一切全都告诉母亲,她会比自己更加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不能回去!绝对不能!

“开车吧!”看她不说话,邵慕琛沉声吩咐前面的小李。

车子缓缓的发动起来,向着邵慕琛的公寓驶去……

夏微微呆呆坐在车里,心底像是破了一个大洞,空荡荡的!在今天之前,她的人生还被满满的幸福与甜蜜包围着,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全被击的粉碎!

原来九年,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

车子一路向着邵慕琛的公寓驶去,夏微微的脑海中,不停播放着这九年里的一幕又一幕……

每一个温馨的片断,都让她心痛的窒息.

泪水,再次滚落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路虎最终在邵慕琛的公寓前停下来。

“下车吧。我们结婚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邵慕琛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看着她冰冷的说道。

夏微微看着窗外的豪华公寓,纤长的手指紧紧拧在一起……

邵慕琛一动不动的坐在她身边,像是在等她做决定……

“我答应你!”半晌,夏微微扭头看着邵慕琛一字一顿的回答。

“好。那我们现在去登记。”邵慕琛点点头:“是不是要回家拿户口本?”

夏微微沉默的点了点头,一句话也不想说。

……

从婚姻登记处走出来,坐进那辆银灰色的路虎里时,她的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她结婚了,可嫁的,却不是自己最爱的男人!

曾经的她,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自己终有一天会幸福的走进结婚登记处,可是没想到,上帝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她今天嫁给的人,居然是邵慕白的大哥!

“委屈?”邵慕琛冷冷的看她一眼,接着又收回了目光。

“……”夏微微沉默的摇了摇头,无声的把那本大红的结婚证放进了包里。

“小李,去商场!”邵慕琛冷声吩咐小李。

“是,团长!”

夏微微木然的坐在邵慕琛的身边,一脸茫然的看着窗外。

手机拿在手里,却不知道该打给谁。

突然,手机就被人夺走了!夏微微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看他快速的点开自己的手机屏幕,熟练的输进一串数字……

“你干什么?”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帮你存起来了!以后有事打电话!”邵慕琛把号码输好,又拨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机,这才把手机还给了夏微微。

夏微微沉默的接过手机,看也不看放进了自己的包里,再转脸看着窗外……思绪还有些收不回来……

车子停在一家商场门口,小李把邵慕琛扶上轮椅,夏微微也下车走了过来。她不明白邵慕琛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但她现在懒的去问,沉默的跟在两人的身边一起进了商场。

邵慕琛直接带她去了女装区,在一家精品店前停住了脚步。

店员立即热情的迎过来。

邵慕琛先是打量了一下夏微微,接着指着其中的几件连衣裙吩咐店员拿给夏微微试穿。

“我不要衣服!”看出他的用意,夏微微直接拒绝。

邵慕琛冰冷的看她一眼反问:“你想穿着这套衣服跟我结婚?”

夏微微看着他那张冰冷又陌生的脸,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霸道,但还是拿过衣服进了试衣间。

试穿过那几件衣服之后,她开始佩服他的眼光了。他挑的每件衣服,都特别适合她。

看着镜子前清纯动人的自己,夏微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些全部包起来!”邵慕琛从口袋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店员。

“好的!”店员一听立即喜上眉梢的去包装了。

夏微微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疯了?一件都那么多钱,你还买这么多!”

“我让你嫁进邵家,不是为了给那两个人取笑你的机会!”邵慕琛冷着一张脸回答。

夏微微无语的看看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从女装区出来,邵慕琛带着她又去了内/衣专区,给她挑选了几套高档内/衣。快要结帐的时候,一个热情的女店员拿着一套情/趣内/衣向邵慕琛推销。

夏微微原本跟这个男人来这种地方就感觉很尴尬了,可是听这个女店员热情的讲解,再想到轮椅上这个男人,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男人的生理功能时,她有些无良的想看这个男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邵慕琛眼睛的余光扫到夏微微唇角那抹似有若无的取笑,眸光微一流转,看着眼前的店员沉声道:“这个我要了,按她的尺寸再拿一套更性感的!”

未完

本以为这桩狗血的婚姻三个月后就能结束,夏微微没有想到,丧失啪啪啪能力的邵慕琛竟然可以那啥了!一本正经,一脸高冷禁欲的他,夜里折腾起人来花样百出,让她目瞪口呆! 更让她惊诧的是,他娶她为妻的真正原因,竟然是……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
结婚那晚流了好多血 ,医生看完后居然说了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