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祝福音乐相册>>当前

长期没有夫妻生活,你的身体会有什么巨大的变化 ?

长期没有夫妻生活,你的身体会有什么巨大的变化 ?

2017-10-09 祝福音乐相册 祝福音乐相册

长期没有夫妻生活,你的身体会有什么巨大的变化 ?


第1章 交易


“过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黑暗中,夏末的身体微微一抖,她浑身冰凉,只因她刚刚从零度的大雨中奔波而来。

盯着几米之外的一道黑影,却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虽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可那强烈的男人气息,已经足以让夏末颤抖。

听着他低沉粗喘的声音,夏末的身体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了。

房间的暖气似乎对她已经失效,一股冷气从后背的脊梁骨一直窜到了脑门。

“怎么?这不是你安排的吗?”男人看夏末丝毫不动,轻嗤一声!

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一种噗之以鼻的口吻!

“我...”夏末想要说些什么,突然止住了声音。

耳边萦绕着那个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不要让他看见你的模样,认出你的声音,否则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一个小时以前,她还在医院的急救室前失魂落魄的站着,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的双亲,幸存活下来的弟弟此刻正在急救室里生死不明。

此刻,急救室里走出了两名白大褂,夏末惊慌失措的走了过去。

“夏小姐,令弟的情况很复杂,必须立刻手术,否则恐怕...令弟将永远失去光明!”主治医生很同情的看着夏末,顿了顿还是把事情的严重性说了出来。

“医...生,你一定要救我弟弟,他不可以看不见的,不可以的....”夏末连发音都是颤抖的。

父母遭遇横祸,她不可以让弟弟失去眼睛。

“夏小姐,你先别激动,其实只要立刻手术,复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只是...这手术的费用加上后期的复原治疗,恐怕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主治医生尽量的安慰着夏末的情绪,说道手术费的时候,很明显的顿了顿!

“需要多少钱?”

“粗略估计,恐怕要三十万。所以,你还是尽快筹钱吧,这个手术不能在等了!”

听了主治医生的话,夏末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傻了。

她们家只是一个小康家庭,父母供养他们姐弟上学基本上把家里已经掏空了!

这个时候,她从哪里弄三十万?

就在她苦苦哀求医生为他弟弟先行治病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突然走了过来,说是只要她愿意来这个酒店的房间陪这个男人一个晚上,弟弟的手术费他可以全全负责。

但前提是,不能让酒店里的男人认出自己的模样,甚至是声音都不可以暴露!

主治医生的催促声再次传来,夏末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跟那个男人就达成了交易。

看着男人预交的手术费,夏末连跟弟弟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被带到了这间五星级酒店的大门口。

从那个男人车上下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可夏末却丝毫没有感觉,只是一个劲头的冲到那间房间号的门口。

当房卡嘀的一声,房门打开的时候,夏末才好似元神归位一般,整个人惶恐不安起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房间的灯是暗着的。

总之,她进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都处于黑暗之中!

“怎么?想反悔?”男人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夏末的面前,扑面而来一股酒精的味道,男人说话的声音也开始粗喘起来!

根本没有给夏末反应的机会,直接一把把夏末拉到了怀里。

滚烫的肌肤顿时印在夏末的脸上。

夏末本能的做出了反抗的动作,可却惹来了男人更加粗暴的禁锢。

男人大手一挥,直接把夏末的外套甩到了几米之外的地上。

随即一甩,直接把夏末丢在了不远处的一张大床之上,床垫超好的弹性,把夏末的身体微微的晃了晃。

脑海里瞬间闪过弟弟那痛苦的表情,夏末那本能的反应被她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望着一片沉寂的黑暗。

男人似乎很心急,像一头发了情的狮子,带着低吼声,瞬间就俯身在了夏末的上方。

听着他粗重的喘息声,夏末知道他要开始猎物了。

认命的把眼睛闭上,身体紧绷着,感受这他炙热的呼吸,从上而下的扑面而来。

撕拉一声,夏末贴身穿着的高中制服就光荣的‘牺牲’了。

夏末本能的抱紧了自己的手臂。

“你下了这么重的药,现在跟我装什么矜持!啊?”男人说话的声音几乎是低吼出来的,带着不屑和讥笑。

听了他的话,夏末微微一惊张开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下药?下什么药?她只是跟人做了一场交易,其他的她一概不知,可是这个男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夏末的脑袋还没来得及思考,男人已经急不可耐的扑了过来。

硬生生的捉住了夏末冰冷的嘴唇撕咬起来,手掌也在她身上抚摸着。

未经世事的夏末顿时紧绷着身体,丝毫不敢动弹!

可男人的动作却急促而粗暴,根本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夏末的手臂在他的力道之下简直微弱的可怜。

夏末的唇被男人紧紧的撕咬着,根本连轻呼都没有办法,只能用鼻息急促的呼吸着!

这富有女性磁性的鼻音,似乎让男人更加的粗暴,伸手一把就拽下了夏末的衣服。

夏末的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紧绷着神经,羞辱感顿时袭来,鼻尖一酸,眼眶微微的红润了起来。

可是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她却只能放弃了反抗。

她冰冷的肌肤和他炙热的身体碰撞到了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人似乎对这个身体很着迷,身体紧紧的贴合在夏末冰冷的肌肤上。

舌尖带着浓浓的酒味,玩味的嬉闹着夏末那丁香舌,良久才满意的放开,粗喘的热气顿时喷洒到夏末的锁骨处。

每一个举动,都深深的刺激着夏末的神经,让她时刻处于紧绷的状态。


男人的呼吸只是停留在锁骨上半秒,便开始肆意的吮吸起来!


第2章 交易的‘证据’


“啊...不!”夏末的声音几乎是绝望的,可是却只是在喉咙里哼唧了一声,并没有真正的叫出来,这只是一场交易不是吗?

只是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做的一场交易,夏末用那仅有的理智安慰着自己的灵魂。

男人接下来的动作根本不给夏末任何反悔的机会,便褪去了她身上仅有的衣物。

夏末紧紧的闭上眼睛,根本连睁开的勇气都没有。

木讷的表情,麻木的神经,她此刻已经失去了灵魂一般死寂沉沉!

男人却丝毫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双脚踢开夏末的双腿,胳膊捞起夏末的两个膝盖,腰部一挺!

“啊....!”夏末的嘶吼声几乎是跟他的动作一并完成的。

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再也抑制不住痛苦的呼叫起来!

“呵,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第一次!”男人的唇凑到了夏末的耳边,说完便开始动作。

一次又一次,夏末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直到男人精疲力尽的倒在了一边,传出熟睡的呼吸。

夏末才猛然的睁开眼睛,慢慢的从床上起身。浑身散架的疼痛,让她几乎是从床上爬下来的。

四处摸索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衣服,捡起外套裹在身上。

狼狈的站起身子,可她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几乎没有一点力气。

但是想着医院的那个男人说的话,她还是咬着牙离开了酒店的房间。

她要在床上的男人没醒来之前,离开这个酒店,这样才能算是完整的完成这次的交易,她才有可能完整的拿到给弟弟治病的那笔钱。

只是,她没想到,这次的交易却给她留下了永远的证据!

五年后.....!

“妈咪,你到了哪里了?小舅舅都等的发火了!”电话的那头传来一句稚嫩的声音。

夏末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拿着电话,听到电话里面的声音,嘴角甜甜的一笑。

五年前的那场交易,让她一个四季红的女孩,居然怀孕了。

这是多么雷人的情节,一年十二个月,她只会来四次例假,这是名副其实的四季红!

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怀孕,这只能说老天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实际上,当医生告知她怀孕的时候,她只当医生给她开了一个国际大玩笑。

可是,当B超单子摆在她面前的时候。

她才不得不相信,自己的那场交易就这么留下了铁铮铮的‘证据’!

突然失去双亲,让她对亲情特别的关注!

所以,当她发现这个小生命的时候,她毫无疑问的留了下来。

即使,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爹到底是谁.....!

“我已经到门口了,马上就到咯!”夏末抬头看了看门头,正是她要来那家高级餐厅。

“我哪有发火?明明是你吵吵着饿了!真是鬼灵精!”夏宇一把夺过四岁男孩手里的电话!

四岁男孩看着夏宇粗鲁的动作,小嘴嘟着冲着电话那头说道:“妈咪,你看,小舅舅又发火了!”

夏宇手里举着电话,一副吃瘪的表情,却拿这个小外甥丝毫没有一点办法!

“好啦,我已经进门......!”夏末听着那边舅甥两个人的较量,立刻出声说话!

可是,话音还没说完,就听到嘭的一声!

进门的夏末和出来的一个男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

望着地上手机的‘残骸’!夏末惊叫一声。

可是,当视线放到购物袋上面的时候,夏末的声音叫的更大了。

这是她专门给弟弟考上大学准备的礼物。

一艘帆船的工艺品,上面写的是一帆风顺,寓意着夏宇的大学一帆风顺!

可是现在却是一堆碎了的支架。

男人瞟了一眼这个失声尖叫的女人,眉头微微一皱,便准备抬步离开!

“不好意思,先生,你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夏末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

男人站住了脚步,微微转过身子!

“如果我没有记错是你撞的我!我想我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

夏末听着他一副居高临下的‘判决书’!

带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依旧不能影响她‘讨回公道’!

轻嗤一笑:“明明是你把我的东西撞坏.....”

当夏末把视线挪到男人的脸上,脸色微微一怔,这个男人长得也太过分了吧!

怎么可以这么帅气迷人?

但是,想到自己的破碎的手机和帆船礼物。

夏末还是继续把话给说完了:“东西是你撞坏的,你不是想一走了之吧!”

男人看着夏末的表情,似乎来了兴致,站直了身子看着夏末紧抓着的他的那只手。

夏末眨了眨眼,微微挪了挪步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了自己的手!

“你这碰瓷的方法还真是新鲜!”

夏末原本对自己动手的举止有些抱歉,这样似乎很不礼貌。

嘴角尴尬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等等!

碰瓷?他是说自己吗?她怎么成了碰瓷的了?

夏末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你说谁碰瓷呢?”

“很明显,说的就是你!”男人丝毫不示弱。

夏末看着男人不屑的眼神,自信的站直了身子,挺着胸脯,拨了拨自己额头的长发!

“你见过有这样的人碰瓷的?啊?”夏末的声音几乎是质问。

可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轻瞟了一眼:“就凭你这种装扮,想讹诈更大的我看也没有可能!”

男人说话的态度越来越恶劣,根本就不把夏末放在眼里。

“你简直是....”夏末搜索了脑袋半天,依旧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冷哼一声,头也没回的就准备离开。

夏末哪里这么容易放他走,跟着就追了上去。

却被身后的一把手给拽住了。

“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您的东西多少钱,我给您全额赔偿!”说话的是一个身材修长,长相妖媚的男人!

对,是妖媚没错,一双丹凤眼带有极其强的诱惑力。

不但如此,说话语气都十分之礼貌。

夏末唇微微蠕动了一下,才开口道:“你...你是谁?”

“我自然是帮刚才那个男人负责的!”

“你负责?”

“当然!”


第3章 双喜临门


夏末再回头看刚才那个冷面男人的时候,早已经见不到人影了!

而面前这个妖媚的男人却说要负责!

她刚才只是气不过那个冷脸男人的态度!

实际上,这次‘事故’她也有份,并不能完全怪那个冷脸的男人。

只是,他的态度太让人气愤了。

所以,夏末才跟他争论了起来。

捡起自己的手机,重新装在一起,按了开机键,屏幕就亮了!

本就没有打算让他赔,只是想让那个冷面男人对这次事情的态度端正,既然他人都走了。

夏末微微抿了抿嘴:“你负责,就不用了!”

说完,夏末捡起地上的东西,便进了高级餐厅。

“小姐,您等一下!”妖媚男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可是夏末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餐厅的门口了。

餐厅里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

见到夏末的身影,几乎是同时招了招手!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夏末走到座位,对着小家伙亲了一口,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妈咪,小舅舅刚才一直抱怨您呢!”

“是吗?那小舅舅抱怨妈咪什么呢?”夏末呵呵一笑,摸了摸小脑袋。

“小夏天!”

夏宇无奈的叫了一句,这个外甥实在是太难对付了,只是四岁而已,许多事,他这个当舅舅的都快说不过他了。

小夏天听到舅舅的呵止,嘟着粉红色的小嘴唇,两只黑黝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眨,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那个...小舅舅不是故意对你吼的!”夏宇瞧着他这幅表情,很无奈的去手投降了。

“嗯哪,我就知道,小舅舅最疼的就是小天了!”

夏天的脸色变的比翻书还快,听到了夏宇的道歉,立刻雨过晴天,甜甜的笑了起来。

“真是败给你了!”夏宇伸手捏了捏小夏天的脸蛋,彻底投降了。

夏末看着这两个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人,笑着摇了摇头。

“菜点了吗?”

夏宇顺势坐直了身子,认真的看着夏末说:“姐,真的在这里吃吗?”

“当然,这不是早就决定好了的吗?只要你考到天际大学,我们就来这里大吃一顿”

“可是,这里好贵!”

“说好了在这里庆祝的,贵也得在这里庆祝!”

“可是....”

“别可是了,姐刚发了薪水,不用担心哈!”

“姐.....!”听着夏末的话,夏宇微微低下了头!

五年前遭遇家庭变故,从那天开始,所有的负担都落在了夏末的肩上!

他们的生活严格说起来,并不算很富裕。

所以,来这种高级的餐厅吃饭,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奢侈。

“不纠结这些了,来来,我有一个重大的好消息要宣布!”夏末抿着嘴,一种难以抑制的喜悦随着嘴角翘了起来。

“妈咪妈咪,你是帮我找到爸爸了吗?”这个时候小夏天凑了过来,歪着小脑袋,很认真严肃的说了一句。

把夏末的喜悦心情完全给打消了。

自从夏末很委婉的解释了,他的爸爸在他没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小夏天就开始张罗着给自己找个爸爸,说是这样妈妈就不用每天很辛苦了。

“肯定不是!”夏宇直接就提出反对观点。

小家伙没有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嘟着嘴坐到一边去了。

夏宇虽然不知道,五年前夏末是怎么怀孕的。

可是这五年以来,那个男人连面都没有露过一次,夏宇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在夏末的面前,他从来都很少提小夏天爸爸的问题。

“姐,到底是什么好消息,你快说!”

夏末摸了摸自己的儿子,算是对他缺少父爱的这件事一个安慰!

抬起头冲着夏宇笑着:“我的面试成功了!”

“面试?姐姐不是现在工作挺好吗?怎么又去面试了?”夏宇听到这个消息,皱了皱眉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看着夏末止不住的笑容,随即恍然大悟一般大叫道:“姐,你说的是辰天集团的面试?”

“嗯!”夏末狠狠的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终于止不住的笑了出来!

“真的吗?姐!”

“当然是真的,我今天已经接到他们正式的录取文件了。下周一就可以正式上任!”

“真的是太好了,这可是你梦寐以求的企业呢?”

“所以,我们今天更应该庆祝一下!”

“嗯嗯!”

听到这个好消息,夏宇终于露出了笑容。

“所以,今天算是双喜临门,不准再提吃饭贵不贵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庆祝一下!”

“那当然了!呵呵!”

姐弟两个相视一笑,便伸手招了招服务员.....!

辰天集团,算的上国内数一数二的企业,在国外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站在辰天集团大厦下,夏末感叹万分。

夏末从一个超市促销员爬到管理层,修了三年的夜间大学,做了将近五年的努力,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到辰天这样的地方上班。

因为在这里才能发挥她最大的潜能,挣更多的钱,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

递过十一封的求职信,可是全都石沉大海。

没想到在递出第十二封求职信的时候,居然得到了面试的机会。

并且,她以她最熟练的管理经验,博得了面试官的认可。

但是,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她依然感觉跟做梦一样。

挺了挺胸,拨了拨额头的发丝,夏末精神饱满的迈向了辰天的大门。

可是,刚走几步,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不是那天撞到她的那个冷面男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会不会眼花看错了?

夏末想也没想快速几步就追了上去,走到冷面男看了一眼。

大叫一声:“果然是你!”

成功的阻止了冷面男人的前行,看着突然跳出来的夏末。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是你?”

“这就叫冤家路窄!”夏末一脸认真,仔细的上下打量起这个男人。

虽然他长得不错,可是这个人人品就差极了,没想到这种人也能在辰天上班!

简直是侮辱了她一直以来对辰天的仰慕。

“真是没想到辰天什么人都收!”一边看着一边撇着嘴摇着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辰先生早!”

这时候,来往的两个人恭敬的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打招呼。

夏末本能的回应了个笑容。

第一天上班,她当然要给这里的人留一个好的印象。

等等,辰先生?


第4章 艰巨的任务


他们说的肯定不是自己,那是她对面站的这个男人吗?

再一回头看看

这个时候正是上班时间,不停有人从外面走进来,他们两个堵在大厅的门口。

进来的人不但什么也不说,都很恭敬的绕道而行了。

而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辰天集团的最大的老板貌似就是姓辰。

不会那么巧吧?

搜索了自己脑海里对辰天做的调查资料,并没有找到跟这个男人相匹配的人。

能够上头条的,都是辰天的高层,可是夏末却不曾记得有这么一个长相的人。

他长得...长得这么出众,如果有的话,自己肯定能记住的啊。

可是,他偏偏又姓辰!

想到这里,夏末的神经突然一跳!

难道说,他就是外界谣传,从不上八卦杂志,从不上娱乐头条。对所有新闻界全都免疫的,辰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辰一墨???

夏末的脸色从涨红到铁青,然后瞬间黑了下来。

如果真的是他,自己第一天上班就得罪了这么大的一号人物,这工作还能做得下去吗?

辰一墨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脸色瞬间千变万化的。

很明显是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对于辰天来说,只要有能力的人我们都要!”辰一墨淡淡的说了一句,迈着步子就继续往里走了。

夏末像个小学生一样,乖巧的让到了一边。

只是....!夏末猛然抬头看了看他的背影。

刚才他说的那个话是什么意思?有能力的人,辰天都要?

这是在回应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吗?

完了完了!他不会记仇,想要公报私仇吧!

自己今天可是第一天上班,别出师未捷身先死?

想到这里,夏末踩着高跟鞋,迅速的往员工电梯走去。

后勤部

这应该算是辰天负责事情最多、最杂,而阶层最低的一个部门了吧!

她明明面试的是市场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后勤部。

可即使如此,它也比别的公司依旧高大上太多了。

所以,夏末只能默默的接受了!

后勤部吴经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面相老实精干,应该是在这里做了很长时间了吧。

“夏末!后勤部的事情其实都很简单,所以,只要你认真做,上手很快的!”

“谢谢吴经理提醒,我一定会很认真的做的!”

夏末以最诚恳的态度来接受学习的机会,吴经理满意的点了点头。

“经理,顶楼来电话了,要送一批会议饮用水过去,十五分钟之后就要。”

“什么?怎么不早说?”

吴经理正在教导新人夏末的时候,突然就走过来一个女孩,个头不高,但看上去也是那种很能吃苦的。

但说话的时候,表情尤为的难看。

吴经理在听到她说话的时候,表情也瞬间变的很不好了。

就在两人相互对望一眼之后,吴经理顺势把视线放到了夏末的身上。

挺了挺胸,清了清嗓门,吴经理很认真严肃的说道:“夏末啊,现在就给你派遣来公司的第一项任务,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虽然吴经理说的很正式,可是以夏末多年的工作经验来看,这项任务并不是什么好差事。

但是抱着努力做好这份工作的态度,夏末还是很认真的接受了吴经理的派遣。

“经理,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那你快跟我来,我带你到仓库去取饮用水!”

女孩见状,喜形于色,急忙领着夏末往仓库去!

十分钟之后

夏末在王蔓芹的帮助下,终于从仓库把那两箱饮用水放上了小推车。

王蔓芹就是带她来仓库的那个女孩,搬货的过程中,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说。

“夏末,时间快来不及了,你快点去吧!”王蔓芹看了看手表,随即催促了一句。

夏末慌忙点了点头:“好,我马上送过去。”

说完,夏末推着两箱小推车就往电梯口走去。

后勤部在最底层,她要上楼是肯定要搭电梯的,况且还是这么重的东西。

只是,这个时候的电梯一直都在忙,夏末盯着电梯上下的楼层实在是着急。

四处张望了一下,想看看其他的电梯!

却发现了一个电梯根本没用,欣喜于色,夏末直接就推着小货车走了过去。

夏末找到顶楼会议室的时候,还好时间并没有超过十五分钟!

“你是谁?”

刚想推门进去,却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

三十多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挽着头发,标准的黑色套装,一看就是一个职业的女性。

可是她说话的语气并不友善,看到夏末第一眼的时候,很明显愣了愣。

“我是后勤....”

“怎么现在才送过来,不是说十五分钟之内吗?”

夏末想要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可话还没说完,职业女性瞟了一眼地上的饮用水,直接训斥了一句!

“那个,时间还没到十五分钟呢!”

职业女性显然没想到夏末会顶嘴,瞟了一眼夏末,再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一分钟之内,你能把所有的水放到位?”

“什...什么?”

夏末显然没理解女人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看着她看了一眼手表,才迟钝的反应过来。

她是想让自己在十五分钟之内把所有的水摆放到位。

而现在已经十四分钟多了。

“还不快去,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女人大声呵斥了一句,根本没有给夏末反应的机会。

夏末蠕了蠕嘴唇,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默默的把水往会议室面推。

“你干什么?这种车子能进会议室吗?用手!!”

用手?夏末很想说这么多瓶用手这么来回搬,她更加不能及时的完成任务。

可是张了张嘴还是忍了下来,她终于知道王蔓芹为什么这么避讳来顶楼送东西了。

依照这样的情况看,无论是谁上来,估计都得挨一顿骂的。

于是,她开始来回重复的拿着几瓶水往会议室里面走。

“摆放完毕,立刻离开,知道吗?”

“知道了!”

女人瞟了一眼夏末,吩咐了一句,踩着高跟鞋迅速的离开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